×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密室杀人案件  

标签: 暂无标签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轶舍人 于 2010-5-18 08:56 编辑
" Y2 ^. W: [) n; E$ G/ C, W1 W2 M' T, l
长篇推理题,节选其中有关线索的部份,分段发出来,请大家慢慢推理。
! e, ~$ L) ?9 m- ?! ^. r
! Y& O, F  |" u/ |
4 y4 Y' f3 I) i
本密室杀人事情发生在一所富人高校,死者名叫关策,人称策哥,属于高校里的校园痞子,拉帮结伙,有一帮惹事生非的兄弟。7 j( u. O. N2 y8 L& @' M

, F& }" O, j* W人物列表:% M6 T3 `9 H9 k. t, F6 X) f
0 z3 t# {" @: [
宇文野:一个刚转到本校的学生,本次密室杀人事件的推理者,详细介绍略。4 Q4 z- h2 j9 ]% H( ?# n0 n

; n' g2 e+ s) |4 @钟  放:一个热心而又爱凑热闹的人,也是宇文野刚认识的朋友。. }( }; l( v% A7 h
  |$ A, B: ]( M" k$ A) u8 l% g
" }. x) N* S" G) Q% E: o6 S: i

, ~( \; s9 S9 o' L王洛兵:凶案发生的当天白天,曾被关策在食堂爆打,原因是因为王洛兵时常劝一个儿时的朋友离开关策在校内组织的团伙,此事被关策知道,所以关策经常无缘无故找他的麻烦。' R. p" a' G: U: K  }  q
1 e8 }# j' }7 M1 H7 g6 B, E0 m

" ?+ }% i9 Q' o0 Z9 R$ [
! W+ V) i% r9 ?其他人物介绍:略,题目里已经写明白了。
/ W! R" z" m' X
& U1 F; L* m' ]5 \1 K8 O& v! a( E! A  Y5 H) p( B+ D" ?8 x* Q
PS:由于一些特殊的人物关系,宇文野可以即时的了解到到警察局的相关调查及化验结果,这在原本小说里有详细说明,本介绍略去。: _0 v) @2 [. b; \

8 n% ?5 w) ^  W! [8 Y4 t
; ?* l+ j; s) F/ d
6 ]0 c; w. z! T3 O
        第一部份:8 d; a3 e, D( O9 P
# u( n2 e# J0 Y4 ~. b. m1 V- M+ ?
估计是累了,宇文野想着想着就这样合衣躺在床上睡着了。
; T/ N# |3 U5 p7 ?/ Z. m
- W4 R* [$ I, f5 Y“咚咚咚……宇文,快开门!咚咚咚……开门哪……”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一人在门外大声喊着,宇文野被吵醒了,起身上前开门。
/ O) \: }: B* _! G* v- G
: n+ _) d/ O! y! Y; J( n0 B门被打开,没等宇文野说话,门外一脸焦急的钟放便大叫道:“哎呀,这么慢,出大事了,你还不知道呢。”
8 E9 k0 Z* E& W2 ^' S" I% x  F
3 T' R( H. @0 N7 B4 J2 }宇文野不解地道:“现在几点哦?到底出什么事了?”* X: g  t8 T# c5 w% U9 j! ?

! t, [7 ^; S- L6 l: v“两点半,凌晨两点半,关策死了!”说这话的时候,钟放一脸惊恐。9 V9 s3 n( h* [7 e( w

1 L' F  E4 ?0 ?4 w) j5 W7 a  x+ |宇文野一脸沉默,半晌无语。
  x" T$ |0 q, [, @8 }" i" Q6 w. P; [9 `7 Q. U7 j; b' K3 {
“你傻啦,说话啊!”钟放焦急地道。
& D; L: s; Z+ ?
* s: H' N/ A) T6 `) T) e“终于还是来了……”宇文野一声叹息,平静地道:“走吧,我们去看看。”没等钟放反应过来,便向门外走去,留下钟放一人在那里摸不着头脑,好半天反应过来:“喂……你等我一下啊,你知道怎么去啊,我给你带路……”( Q  b  ~9 t, G, Z

; W; y! y1 f+ q) W9 M" [9 c路上宇文野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关策死了?”+ U4 k! P3 `# Z) i1 \
) M1 ~$ f5 [: v; e
钟放:“他就住在我隔壁不远,B7幢,20分钟前我听见下面吵吵闹闹的,便出去看,一问才知道好像是关策自杀了,死在自己房里。”
) Q' [' t: u5 p6 M! W4 L% N7 X7 @0 G
宇文野:“自杀?你怎么知道是自杀?”
+ G5 H# H8 x& ]' w! S# l/ i& ~* u; u0 L' p4 @$ V6 K
钟放:“他们说的啊!哎呀,你去问问就知道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2 O' D5 L4 x3 J- p' P0 e1 I' C' u7 J4 N* {$ Z  K
5分钟后,二人来到了出事的那幢宿舍前,此时宿舍前的空地已围了好几十人,120急救车也到了楼下,还不断有人陆陆续续往出事的宿舍靠过来,看来都是凑热闹的。
0 Z/ u' @, X! ]2 g. Q8 T! a6 b  y6 Z: x9 o! t4 z, E
宇文野对钟放说道:“我们上去看看……关策住几楼?”% S' G3 y+ i$ R, {* b2 M
0 ?6 p1 }8 v. ]8 I! b" P
“三楼……别去,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 [, Q, h- z+ A0 F+ n( k- N3 I) U/ D/ K
“那你在下面等我,我一个人上去。”宇文野说着,便朝楼梯口走去,钟放见状,也跟了上去,边走边说道:“看不出来你还爱凑热闹,真是服了你了。”5 F  V: I# b" p) S# u" k' m5 J3 v
2 v7 \9 h0 K! m- j7 V
关策住在三楼1号,每层楼都有两间套房,靠在左边的套房是1号,2号套房在楼层的右边。宇文野二人径直走到了关策的房间,刚一进门就闻到了很大一股酒气,钟放皱了皱眉,连忙捂住鼻子。此时房间里有三名医生,正在检查死者,旁边站着几名学生,宇文野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就是中午在餐厅跟着关策的那帮手下中的几人。只见领头的医生摇了摇头,说道:“没救了。”
* i. ?6 k) g" [) ^% ?
% Q& {0 M1 j/ V# W$ ~4 \) |宇文野见状问道:“医生,能看出来他是怎么死的吗?”
) Y/ g* }) [, r. i% i
# [+ M# W/ M  v; \( t0 U/ ?& F医生:“这个现在不能肯定,有可能是酒精中毒,他晚上应该喝了很多酒,当然这只是猜测,真正的死因要详细检查了才知道。”/ z+ |7 ?9 M! L$ n& R+ D; f

, a  L) S8 U$ G- V5 Q宇文野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对着关策的手下问道:“是谁发现尸体的?谁打电话召的急救车?”宇文野一脸严肃,言语中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站在一旁的手下早就被关策的死吓瞢了,此时更是有问必答,所有的人都指着旁边一个穿皇马球衣的人说道:“是他……”
" k+ ~0 C- n) X# {: K
3 U, S9 V8 `4 J1 X3 e8 P# m4 p宇文野直视着穿球衣那人,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_- j) C4 Y3 c- N& W6 K6 ~. b% k
5 U) b. u6 ~' U
那人哆嗦着道:“张明……”: {3 y  R; s3 `1 V) c

0 f* p9 E1 s; S! z* g2 f2 ]宇文野:“你怎么发现死者的?”
! t( p, G  m0 M
1 @' Q* W* `; z5 G/ C7 e4 S( s张明:“我就住在隔壁,他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救他,我过来看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于是我就打了120……”! u, d; ]& k& @4 M
# D5 I+ J% U" T) _' Y
宇文野:“打电话?他就住在你隔壁,有事可以直接叫你,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这么麻烦?”' c2 P4 ~# U/ T  ?0 y" E

0 P# D$ L. f2 L5 W张明:“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是他叫不出声来了,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已经很虚弱了,像是快死了……”
4 y5 v5 x+ Y5 d& v3 J/ |2 P
) G5 I, P  l' i/ P, @宇文野沉思着,过了一会儿,说道:“先报警吧,警察来这里之前,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乱动,医生留一个在这里,其它所有人都出去。另外,张明你在外面等我,有些事情我还要向你了解一下。”宇文野像是一个长者在那里发号施令,说话时眉宇间有着领袖一般的气质,让人感觉他说的话就是命令,不得不听。站在一旁的钟放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宇文野,差点没把眼珠都掉出来。  D( @1 @" b  |

! A; N2 h5 S. L( h6 H' G# f2 T所有人都照宇文野说的,一个接一个走出了房间。) H  l0 e1 Q. I' L

" ?+ @( w1 F7 a5 Q$ a“钟放,你留下来,打电话,报警!”听宇文野这么一喊,钟放才回过神来,连忙拿起电话,准备报警,接着又傻站在那里好一会儿,突然问道:“110的电话是多少……”刚一问完这话,突然拍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自言自语道:“妈的,傻了……”
5 N1 ?5 v" k1 w9 R% D
$ y7 e7 {9 d4 j. b, H宇文野转过身来,对留下的医生道:“医生,能不能把你的手套脱下来借给我用一下”2 @0 k2 d" l1 p
7 g$ z; K4 u  F  S9 }
“好的。”医生说着,便脱下了自己的手套,递给了宇文野。4 q  \7 a& J' o* z( ~
9 f  d0 D$ B0 H7 Z! V
宇文野戴好手套便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查看起来,他想在警察来到之前先对房间做一个彻底检查,直觉告诉他关策的死绝不是自杀这么简单,等到警察来的时候,自己想这么在房间里查看,就不太可能了。
/ ]; T! W' K' E+ h9 a
8 Z. w: A5 o' j关策的房间和其它的宿舍房间没有太大的区别,学校在修建宿舍的时候,内部的装修都是统一的,每间套房有两间卧室,客厅和厕所都是共用的,卧室里的家具也是统一订做。一进门便可看见对面墙上的玻璃窗,深蓝色的窗帘,实际上学校宿舍的窗帘都是深蓝色的;靠右面墙摆放的是一张书桌,书桌上方和左侧是书柜,二者成套连在一起占了半个墙面,另外半个墙面是衣柜;床摆在书桌的对面,床头靠在进门边的墙上。" \" u/ ~6 R: R$ u
; f0 A7 m* ?9 |- j
房间很整洁,看来死者的生活习惯还是相当不错的,书桌上有一盏台灯,一台小型的饮水机,电源是开着的;书柜里面没有书,死者生前把书柜当成储物柜在用,里面放着些日用品,两罐速溶黑咖啡,一些照片,一个已经停掉的闹钟,还有一个“长江8号”的公仔以及一些其它的私人小物品。& I; b1 T; d# Q7 a& W

& L. K0 w! Z" U9 O, D宇文野拿起书桌上的一个小瓷器,仔细看了看,是个碟子,应该是骨瓷的,青色的花纹,对着光观察非常通透,再用食指和拇指轻轻一弹,就听到骨瓷“叮”一声脆响。只是碟子不大,拿来装什么都不太合适,估计是个工艺品。打开衣柜,偌大的空间只是零零散散地放着一些衣物,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8 v7 X+ u& q; N+ r/ x0 @

" g+ }: f* h3 j4 X死者平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台手机,宇文野拿起来看了看,已经关机了。手机旁边摆着一个玻璃杯,半杯水;一瓶安眠药,药瓶的盖子已经打开,看样子,死者在死前曾经服用过安眠药。宇文野看到这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个疑问从他脑中划过。
快斗

写了 287 篇文章,拥有财富 4322,被 1 人关注

对于全盘肯定或否定的判断,只要找出一反例即可判断。要证明它是正确的就要有充分的证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28 17:22:52

密室杀人案件(第二部份)

第二部份
" }. F9 ~1 D6 a% H. c
% ?( |) O" \# Y$ g: [节选1:对张明的询问笔录1
& [: ^- @) e7 w. |- ?
8 \0 h/ `) r; P& _7 q
8 \' C2 I& s0 Q0 O
5 \0 G: c+ s- l0 r; q8 U% i# X死者平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台手机,宇文野拿起来看了看,已经关机了。手机旁边摆着一个玻璃杯,半杯水;一瓶安眠药,药瓶的盖子已经打开,看样子,死者在死前曾经服用过安眠药。宇文野看到这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个疑问从他脑中划过。
+ P! X, X6 `; T7 {/ |9 F, J; z; X$ p
宇文野走到窗前,窗帘半关着,玻璃窗也从里面锁上了,没有损坏过的痕迹。再走到门边,当他伸手想关门的时候,发现门拉不动,于是对钟放道:“钟放,麻烦你去帮我把张明叫进来一下。”钟放应声出门,一会儿便把张明带了进来。
4 |# p1 M8 _5 o7 O8 _
+ k9 O" P: K0 u8 p$ @0 c6 b$ |“张明,哦,不好意思,我有点问题想问你一下,这门关不上,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宇文野问道。
5 ]; P: ]( Z0 y# F4 G3 ]7 e: z  V
6 P8 B- z$ X9 \# R9 D“那门是坏的,不过还是可以关的,只是要用点力。”张明答道。3 B$ v* z6 F3 o0 Y; T; z
0 c7 M- V0 u0 V
宇文野用力推门,果然推动了,只是因为门的合叶严重变形,导致门的下方与地面接触,产生摩擦,所以要使劲推才能推动,由于门与地面接触很深,在推门的时候发出很大声响,听得在场众人都不得不捂住耳朵,地面也因为长期与门的接触产生了一道很深的弧形划痕。7 x6 b, K4 D$ I9 y4 w

9 s0 E0 M3 b9 @“看来这门坏了很久了吧。”宇文野问道。
  F, e/ V4 B1 _6 n* n, z0 G; W, C6 o
' p: O: ^/ b+ q张明:“有两个月左右了吧,策哥嫌麻烦,所以没找学校的人来修。”
# g% y4 {1 |8 N8 \9 [5 d% o* A3 P2 p. ?5 C
“哦,是这样……这门后的插销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卧室的门上只装了球形锁,可没有这个东西。”宇文野指着门后损坏的插销问道。
9 _* a+ K4 |, v% J  u8 ]6 I
1 ]1 w: @. l1 N" t“这个是策哥自己装上去的……”4 D2 p3 |+ _  a0 y
! E+ O' H2 z: x; ?6 n
宇文野仔细的检查了门后的插销,已经损坏了,其中一部份已经掉在了地上,看起来是插上以后外力撞击在门上造成的破坏。  k; k. K$ F3 U3 @/ m

  A9 I) O% Q9 n) q“你是撞门进来的吧?”宇文野又问道。
& P) L; D1 l4 r. u, D% I& e* Y2 W2 f0 [
“对啊,我当时听到策哥在电话里叫我救他,声音虚弱,我想他肯定有什么事,等我过来敲门的时候里面又没有反应,我情急之下就把门撞开了,现在膀子都还在痛。”张明答道。
0 P" }% w7 ?- D8 e4 p
! m% O' ~% t8 B" H/ x) \宇文野:“这门本来就这么难开,再加上一把锁和一个插销,你力气挺大的嘛。”
# G2 D) G7 e4 [% ]) T1 u
% z  C$ ^5 R! t张明:“当时情况紧急,没想过这么多,你要是现在叫我来撞这个门,估计就有点难了。”: I, m4 `1 G8 z% i$ s3 P$ F$ B
, X) i3 {4 Q. R. V- J, w
宇文野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查看着屋里的每一个角落,他不想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几分钟后,警察来了。
6 |# |! O4 J" l+ U" M5 D2 C! b- r& C
警察刚一到的时候,宇文野就示意钟放一起退了出去,他可不想半夜被警察拉去录口供,现在对他来说,睡觉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28 17:23:46

密室杀人案件(第三部份)

第三部份:* }  u% ]$ ]) E6 z) @* _- ^

4 _  k* ~! ]8 o. r' G       节选2:对张明的询问笔录28 v' E  C+ M* x6 q) E5 [

1 v4 u5 l( j9 ^3 B说来也巧,二人来到教学楼时正好碰到张明,宇文野迎上前去叫住了他,道明来意后,张明虽不是很愿意,可是碍于昨天在餐厅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想到宇文野有黑道老大的女儿林珊撑腰,也不好拒绝,于是答应宇文野到餐厅坐下慢慢谈。
. j' u2 F0 M1 D到餐厅后,三人选好位置坐下,宇文野倒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想知道昨天中午以后,关策都到了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事情,越详细越好,谢谢。”
& d) z! [9 P1 n& M张明也爽快,只是稍微沉默了一下,便开始说道:“昨天中午离开餐厅以后策哥很生气,可是因为林珊的原因,他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找你麻烦,所以只有对着我们发脾气,后来他打了电话给赵朋,约他晚上在学校外面吃饭,目的是想让赵朋来对付你。”张明指了指宇文野,继续说道,“下午我们都在何宁的宿舍玩牌,一直玩到晚上吃饭。”
( l8 b2 c, g$ r& Y9 Q3 h1 y8 @% H+ T宇文野:“何宁是谁?”0 h3 g! l/ k) Z! p3 L7 G, A; T) I
张明:“你见过的,中午那个大块头,和我一个系的,就住在B6幢202。”
3 e6 j5 Z- Z0 ~+ J4 j7 w宇文野:“哦,就是你们隔壁那幢楼。晚上约赵朋吃饭是关策一个人去的?”' J, A" B; y! J
张明:“那倒不是,策哥是个喜欢讲派头的人,在外面总是要带几个人跟着,所以昨天去吃饭的时候带了我们几个人去。”% E: C. c- P4 B+ U
宇文野:“都有哪些人去了?”
9 U  ]5 z! Z0 o/ W8 Z5 Z张明:“有我,何宁、顾小帆、王岩,对方就赵朋一个人。”
2 ~$ a' S7 ]: ?& W宇文野:“是这样啊,你能不能把昨天晚上吃饭的详细情况说一下,越详细越好,任何细节都很重要。”  S2 D  L! c5 a2 o
张明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大概是晚上8点开始的,因为赵朋临时有点事,来晚了一点。说是吃饭,其实是一直在喝酒,从晚上8点一直喝到12点,策哥基本上已经喝得人世不醒了,最后还是我把他扶回来的。”/ T$ W6 C- |  g. c8 m4 B, B4 }9 Z5 p
宇文野皱了皱眉,问道:“中途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吗?任何事都可以,麻烦你回忆一下。”% Z7 e6 B1 |. e4 O+ O; _$ J; T
张明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不过大概10点钟的时候,或许更晚一点,我不是很清楚了,王洛兵曾经来过一趟,他是因为中午那件事来给策哥道歉的,还送了二千块钱来,可是策哥当时并不想就此了事,所以没收他的钱,王洛兵当时也很尴尬,走的时候敬了策哥一杯酒,说是改天再来赔罪。”6 K9 F- M# i; J2 Q+ Z
宇文野:“关策喝了吗?我是说王洛兵敬他的那杯酒。”6 t$ J# V* e. y9 J5 R# l; \0 T
张明:“喝了,不过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b( v6 y; Y( `+ J
宇文野:“王洛兵是因为什么原因得罪了关策?”
$ M4 ~: y' b, C张明:“这事说来话长,实际上昨天并不是策哥第一次找王洛兵的麻烦,这种事情发生过好多次了,每次都是策哥故意找他的麻烦,像昨天在餐厅,就是策哥故意撞上王洛兵的餐盘,把自己衣服弄脏的。估计王洛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得罪策哥,不过我还知道一点。”
( T) B2 L- \8 y+ y1 Q+ p4 z宇文野好像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立马问道:“说说看,为什么。”
% q5 a) i  L6 t6 P& |! o; p张明继续说道:“应该因为何宁吧,这王洛兵老是有事没事就找何宁,劝他不要一天跟着策哥乱混,还说要告诉何宁的父母,何宁的父亲是南都市出名的医生,在全国开了几家私立医院,自己现在是医科大学的名誉校长兼教授,因为这些原因,何宁的父亲对他管教非常严格,如果何宁在学校的事情被他老爸知道了,估计就惨了。”& r- j' F: K1 H4 m1 M
张明停下来,喝口水,接着说道:“王洛兵找何宁的事情搞得策哥很不爽,所以策哥就有事没事的找他的麻烦。”+ M# m( H+ r$ Q
宇文野:“看来关策好像挺在意这个何宁的哦?”' L+ S+ C, T' _/ R  S
张明:“算是吧,何宁块头大,遇上事情了一个人能顶几个,不过性子很憨,还相当的重情义,这种人听话,又好使唤,策哥当然不会轻易放走这样一个帮手咯。当初策哥拉何宁进来就是使了一个小计谋,让赵朋带上一群人找何宁的麻烦,打得他头破血流的,最后策哥出面帮他收拾局面,认了何宁当小弟,何宁是个知恩必报的人,他把策哥当成救命恩人一样看待,所以就跟着策哥混了。”  j- `4 p. o: U( o8 U2 f3 }
宇文野挠挠头,说道:“关系还有点复杂哩……对了,你们昨晚喝的都是同样的酒吗?”
& q1 `& u" p  a0 x张明:“是啊,都是一样的,你问这个做什么?你难道以为是有人在策哥酒里面下了毒害死他的吗?你不会是怀疑我吧?”2 y; E0 b7 ^* _- ^
宇文野连忙说道:“不会不会,我没那个意思,现在关策的死因都还没弄清楚,我只是随口问问,毕竞这些细节知道得越多越有帮助。”; j/ L* T, R1 R2 S; r6 a2 s) d
张明:“就算真是有人害死策哥,也不会是在酒里下毒,我们都喝的同一种酒,而且喝到后来大家划拳,连杯子都是混用的,如果真是有人下毒的话,死的就不止策哥一个人了。”( ~; f, v# @3 I  m5 p
宇文野:“这是个重要线索,谢谢。你刚才说你们喝到12点左右回的宿舍吧?回来以后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 N9 q9 a+ E" X7 O. z张明:“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我们回到宿舍没多久,王洛兵来找过策哥,我当时在自己的房间,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就两三分钟的时间他就离开了。”
- c, S* k3 ^4 k5 R$ i宇文野:“后来还有没有人到你们宿舍来呢?”1 o2 P) v9 G3 H; b* J- e) R
张明:“有,赵朋来过一次,他也是醉醺醺的,问了一下策哥有没有事,策哥说没有,赵朋就离开了。王岩和顾小帆也来过,在策哥房间逗留了几分钟也走了,具体做了什么我不清楚,我当时去洗澡了。”
! p% Y' u2 x. y宇文野:“赵朋来的时候你在场吗?”
) I- u$ z9 G6 N+ p5 m张明:“我在。”2 S2 f5 x) W/ J7 F5 B
宇文野:“王岩和顾小帆来的时候你在场没有?”
% ~5 f% t! b. f$ D张明:“刚来的时候在,不过我后来洗澡去了。”
% U- p; i- y1 ?0 w宇文野:“你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人就已经离开了?”8 ?3 P7 s) d) f; M
张明:“是的,就几分钟的时间,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 a3 F$ M/ t$ P' O/ l
宇文野:“他们离开之后你有没有再进关策的房间呢?”
) T  k* b3 {8 ?: k张明:“没有啊,策哥的房间门关上了,我在门边听了听,没有声音,我估计他是睡着了,所以没再进去打搅他。对了,我们回宿舍的时候策哥的女朋友也在,她当时在策哥的房间等他回来,可策哥回去了以后他就离开了。”
% ~" G; F6 O4 j+ G宇文野扬起眉,若有所思地问道:“哦?她女朋友?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关策一回来她就走了呢,她不是在等关策吗?对了,她怎么能进到关策的房间呢?”
5 T# m+ p( N6 I7 v张明叹了口气,说道:“她叫许飞,哎……是策哥叫她走的,他们这两天在吵架,闹分手呢,因为策哥一直忘不了前女友,许飞心里不舒服,就找策哥闹,其实策哥根本就不喜欢她,只是想找个人慰藉一下,许飞这么一闹,策哥便直截了当地给她提出了分手,让她走人。”
) a- d3 e* U" @; g$ c; u9 S宇文野:“她有你们宿舍的钥匙吧?”
: I) m! R# ]! G) g: a# W- d张明:“是的,策哥应该给了她一把,配的。”5 Q4 L) n% l4 i$ A& Q# s
宇文野:“能不能把许飞在场时的情况说一下,详细一点,你知道,有些细节……”
7 T+ b/ x$ r6 F$ r1 {张明:“我们就只打了个照面,我送策哥到房间的时候,他见策哥喝得烂醉,就给策哥倒了杯水,谁知道策哥不领情,吼着让她离开,她气得满脸通红,一口把杯子里的水喝干了,然后就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5 @4 c  `8 I1 e0 ^宇文野:“好的,已经非常详细了,看来你的记忆力非常的好,不过,你能不能再回忆一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事情。”0 J7 S% z3 R* A& h
张明侧着脑袋想了半天,然后转头说道:“还有就是晚点的时候,大概0:40分吧,何宁来过一次,不过他没有进策哥的房间,实际上他就只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
$ P; r; P, A, g宇文野问道:“他来做什么?”% K: f( X" q' B3 Y5 A2 m6 g
张明:“他问我借摄像头,他自己的坏了,晚上要和一个朋友视频聊天,所以问我借,正好我有两个,就借给他咯。”
+ p) {& w8 @. l宇文野:“也就是说,他虽然来了,但是只是在客厅外的大门逗留了一会儿,根本就没有进关策的房间,也没有和他发生过任何接触,是吧?”: q* ?* i* r+ o2 s% H7 A' X, Y- }, F
张明:“是的。”, p1 e2 r7 c) g8 {9 |3 ]0 P+ i0 F, m
宇文野:“好的,谢谢你,实在是不好意思,耽搁你这么多时间。”
, }$ e$ s9 @7 T" h' V& |张明:“客气了,如果策哥真的是被人害死的,我想我提供的这些东西也能够有点帮助。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刚搬了宿舍,还要回去整理一下。”
) Z  f6 S: J& i( M7 r' i& ~: {宇文野:“好,你去吧,我们也马上就走。”0 e4 l" o; K* \) i
张明走后,宇文野这才想起钟放一直在自己旁边,回过头来一看他,那小子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再仔细一看,桌上的餐布已经湿了好大一块,直笑得宇文野合不拢嘴,连忙拍了钟放两下,钟放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说道:“完了?可以走了?”7 w3 p9 z* ?1 m& u+ [
宇文野微笑着说:“没完,但是可以走了,而且要快点走,不然一会儿清洁大娘过来,要你把桌布拿去洗了。”5 {3 P( Y. @/ b/ ]: p( e' l
钟放这才发现自己的梦口水已经把桌布打湿了好大一片,连忙站起身,拉起宇文野就走,边走边说道:“你可真不够意思,见我流口水都不把我叫醒,要是让别人看见我一个大男人睡觉还流口水,不被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拿到校报上面去当头版才怪。”

1 Y6 G% d( s' h% E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28 17:24:38

密室杀人案件(第四部份)

第四部份:
# E  J4 P! E" ~3 J: a: q1 L4 m6 w
4 b$ Q2 n  P: h. E2 z. ^
; j6 H, k% [2 r$ W
6 _2 F; l3 F3 q对王洛兵的询问笔录14 J  @: @1 e# I0 F8 ^+ L
  B: R3 F9 v' {; ]4 u! E4 P# ?
# [! P. {5 _6 L/ c

3 v) }6 U( r0 h5 e9 l人物介绍:欧阳文,案发所在学校市公安局长,负责本次案件的刑侦工作,与宇文紧关系密切。
* g" G1 ^( W# \: e  w
0 W$ g1 n& \# v+ m& X4 U" I, z. ?
& P4 A( V+ O! Q/ H" K! O! b! p6 i; V+ l% P0 p; e
找到王洛兵的时候他正在教室里一个人发呆,看到钟放和宇文野来找他,立刻站了起来要和宇文野握手,一边握着一边说道:“李大叶同学,昨天真是谢谢你呢。”6 K! Q9 y) y2 R! P

' g# J4 n+ f( s6 ^9 x宇文野道:“不用谢了,你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搞得我好像来找你就是为了听你道谢一样,那多不好意思呀。还有,其实我叫宇文野。”6 k: V) j! B' k

' j' ^8 A* b* Y/ p; ^王洛兵拍拍自己的头,笑道:“呵呵,我脑子不太好使,见笑了。哦,对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D7 A- C. q% d, G( w- w- W) Y6 ]+ @1 }' k
* |+ ]: w3 [( {+ U8 t
宇文野:“有些事情想问一下你,希望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p" N7 V3 R! P4 r" x, h
+ h5 L% V5 b# F- E/ ?' B+ }* _/ U0 {6 ~
王洛兵:“不会不会,你太客气了,有什么想问的问我就是了。”
; W: g9 l7 A! u! Y& S  m
9 ]9 K; G6 r* d1 s. Y宇文野:“是关于你和关策的事情……额,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和关策见过面,是吧?”
: ]* ?$ {* p& \2 `4 P6 S# `% i( ~8 N' X/ U: l* |
王洛兵有点意外的样子,顿了一下,随即说道:“是啊,昨天晚上在学校外面遇见他,给他赔罪呢。”
6 L5 ]% X" I2 H, Y5 h: y
, c0 u: ]: Q8 f/ J4 ^, {2 ~8 A宇文野:“是在他们吃饭的地方遇见的吗?”: [8 J1 F; V0 }

4 n' Z" f+ C$ y王洛兵:“是的,当时我也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正巧碰到了。”% F. z5 c4 P9 Q1 g  R3 U4 f  r

* q7 E* u% G& m) _; |& T' x+ Q宇文野:“当时情况怎么样呢?”7 u8 n; A  P6 P) z& t6 a* S
$ |" _2 w8 p7 r1 B& w& A# J
王洛兵觉默了一下,说道:“我当时是想把事情赶快了结了,我拿了钱出来,给关策,可是他不要,当时很尴尬,后来我敬了他一杯酒,就这样。”
5 e; M( C4 J% X5 A9 y- j9 P# r4 D' Q9 i' N; ^+ c
宇文野:“我听说后来你又到关策的宿舍找过他。”
. r. _4 ]2 Z& N( e8 ^5 I8 E% K7 Y5 c) Z
% E8 y1 g5 T1 _$ y. N: p4 ~0 c王洛兵:“是的,你也知道,昨天中午的时候关策说了叫我晚上送2000块钱到他宿舍去,虽然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他没要,不过我不想他在这件事情上作文章,所以我等他回宿舍以后又专门跑了一趟,给他送钱。”# n: C  ~7 k/ v% R0 j  i$ m
  V8 B" D8 q& o# l( b4 L
宇文野:“你当时给钱,他要了吗?”( @; \4 Y' n2 `! j# ?
! I$ @2 P* n" c" E+ E
王洛兵:“没有,他当时喝得有点醉,我去的时候他没怎么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我看他这个样子,知道事情谈不拢,没呆多久就走了。”$ P' l" M- V/ I, A" t9 P
; m; Q- d7 s1 J9 l# x, C; ~
宇文野:“之后呢?之后你做了什么?”6 ?5 W" w2 ]4 {

9 m5 f9 s7 P1 a' N2 M/ Z/ w王洛兵:“之后我就回了自己的宿舍,休息了。”/ `. M: y4 c, l- q4 d4 [
- [- B5 ?; L' b0 j8 k; D/ a( Y& U
宇文野听完王洛兵的回答,没有说话,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道:“我想问一下有关你和何宁的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关策找你麻烦主要原因是因为何宁吧?”
( n0 A( S& ]& M( Z# X, V
& a" v1 p  d' h听到宇文野问这个问题,王洛兵显得很沮丧,内心也在挣扎着,终于,他开口说道:“我也不瞒你,其实我和何宁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他父亲和我父亲是挚交,从小到大我们都是在同一间学校读书,就像是亲兄弟,可是自从来到三联学院以后,他就变了,跟着关策在学校干尽了坏事,我怎么劝也劝不住,还说关策是他的恩人,要报答他,其实他哪里知道,关策就是设了个圈套让他钻,让他以为自己欠关策的情,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他也听不进去,昨天在餐厅发生那件事后,我就对他完全失去信心了,我跟他绝交,以后大家谁也不认识谁,我也不想再去管他的事情了。哎……他以前是一个视友情如生命的人,对朋友更是好得没有话说,没料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王洛兵说着,眼里泛起了泪光,一旁的钟放见了,连忙掏出纸巾给他。宇文野看在眼里,不由得开始同情起王洛兵来,他看得出来,王洛兵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为了让朋友悬崖勒马,搞得自己麻烦缠身,他是真正在为朋友付出着,可是他的朋友却完会不领这个情。
$ t; Z! ~' l& C7 L+ t% Z8 Z
0 C% |2 g* k, Z. G; n$ X  j“老实说,我很同情你,不过,我在想,你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憎恨关策然后找机会谋害他呢?”宇文野看着王洛兵说道。
0 g2 k6 K& U% f- F
! k" M& {/ I6 \( O+ O王洛兵先是一愣,惊讶地看着宇文野,之后又一脸平静地道:“说老实话,我有时候还真的想杀了他,可只是想想而已。”
8 ^/ o: K1 f$ b$ Z: @
  Z" z. x  X% n( ?0 u宇文野拍拍王洛兵的肩膀,叫他不要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随后便和钟放一起离开了。
1 Q  X3 c' |0 S  o$ L# j9 c& l
0 F8 ]  Q! s( s2 d. e# T, |6 B“怎么样,大侦探,查到什么了吗?关策是被谁害死的啊?”钟放一边走一边调侃着说道。
( A3 h  U5 I5 [( \9 {! {0 s2 b  x/ {8 o0 e% K
宇文野此时一直在沉思着,并未发现钟放在调侃自己,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老实说,现在我不能肯定关策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被人谋杀,一切都要等验尸报告出来了再说,希望欧阳文那边能快点把报告拿过来……”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28 17:30:19

密室杀人案件(第五部份)

第五部份:7 X" R# e1 I( k8 X

4 e- Z+ I  L6 S# z    对赵朋、王岩、顾小凡、何宁等人的询问笔录:
+ X8 Z: h  B6 F7 q- w' f
) H/ u( q( `/ a% o8 ?% S- S四人用过午饭,在餐厅小坐了片刻,宇文野说道:“走吧,休息得差不多了该办正事了。”说着便率先起身,往餐厅外走去,林珊连忙起身跟在后面,嘟起小嘴,埋怨道:“人家还没休息够啊,这么急干嘛,话都还没说两句呢。”见宇文野没有说话,便又问道:“我们现在去哪?”
. a8 c7 a# i" Q; K2 }“去找赵朋。”宇文野答道,又转头对钟放道:“你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 F. P7 ?) v1 ^! M  |/ ?钟放挠挠头,说道:“我想现在这个时候,在餐厅等他比较合适。”* B1 p* a3 w# l) ~
宇文野:“那就回去等他。”1 w9 y3 i' C  h0 P3 j/ t" p7 ?
于是四人又回到餐厅,找了个靠近大门的座位坐下,等着赵朋出现。一边的林珊虽然对宇文野二人的举动很是好奇,但又不好开口询问,只得跟着他们一起坐在餐厅,等待赵朋出现。& A$ s" d/ [( g
二十分钟后,赵朋果然到了餐厅。5 ]1 a% C7 y  q, E/ `% h
钟放立刻拍拍宇文野,说道:“就是那个,看见了没,小平头,深蓝色的外套,后面跟着几个人的那个。”8 Y( T  S! P/ ]" }, h
宇文野顺着钟放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解地问道:“怎么又是小平头?……”
, E6 }+ r; m' R9 P3 V. I0 \! U4 b! P钟放:“嗨……学校里面这些有头有脸的混混都是小平头,这是风俗……”
& }6 b- l  o& S  }- y3 T宇文野无奈地摇摇头,接着对林珊说道:“小美女,看见那个人了吗,他叫赵朋,我现在想找他了解点事情,你能不能帮我叫他过来。” 本来宇文野还在担心如何找这个赵朋了解情况,因为赵朋在学校不比其他人,毕竟他是一帮人的老大,要是他不买这个账,宇文野还真拿他没办法,但现在有林珊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 _! m! L, A7 b( T0 `' I4 S, z( @林珊听见宇文野叫她小美女,高兴得心花怒放,两只大大的眼睛盯着宇文野,笑眯眯地说道:“我爸也叫我小美女,不过没你叫得这么好听,以后你就这么叫我吧,我不介意的。呵呵,阿坤,去帮我把那个人叫来。”# z# Z$ T. G$ c8 T, [
阿坤起身,站在原地喊道:“喂,你……就是你,过来。”& }/ l# |3 {/ V1 C$ }
这赵朋平日里也是在学校里极为猖狂的人物,但却不敢得罪了林家小姐,因为他们之所以在学校里如此猖狂是因为在校外有靠山,而这靠山不是别人,正是林珊父亲下面的一个论资排辈要排上三五七年才轮得到的马仔。可就凭这个马仔却能让他们在学校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可想而知林家小姐的老子在黑道是个多么大的人物。
( j# b, I( o" o* h. }3 l3 ^7 h赵朋点头哈腰的走了过来,向林珊等人打着招呼:“哎哟,林小姐,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
# Y' x: b! K* u+ F7 `. B' s( Y3 g林珊开口说道:“有点事情要问你,你只管说就行了。”说完示意宇文野问话。
( V+ t1 e  R! J+ x' v, L5 h宇文野叫赵朋坐下,然后开口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宇文野,我想问一下昨天你和关策之间发生的事情。”
, B7 F8 ^; @( i+ b赵朋不解地问道:“我和关策吗?没发生过什么事情啊,我们是好朋友,昨晚上还一起喝酒了,他让我对付一个叫李大叶的人,哎……喝酒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想不开自杀了。”: }/ p6 X5 k+ A1 y2 r
宇文野:“我就是李大叶……”- l( Y; e5 Z; P: M9 Q+ t
赵朋一脸尴尬,连忙解释道:“哎哟,是您哪,我可没答应他要来对付您哪,您可别听那些小道传言。”
6 m1 q  c$ E; [$ z/ u! V# K6 B3 {宇文野:“我不是来追究这件事的,今天找你只是想问一下你最后一次见到关策时的情况,你不要误会了。”
  t- F9 l/ S9 V9 V赵朋听宇文野这么一说,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想了一下,说道:“昨晚我醉了,回宿舍的时候经过他楼下,就顺便上去看了看他,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
5 _: \) ?& n; Y, P6 N) n( w宇文野追问道:“说的什么?他当时有多醉了?”
9 V7 W/ F- J6 e赵朋:“很醉了,倒头就睡那种,我去看他的时候,他都没怎么理我,我问他有事没,他说没有,我叫他早点休息,就这样。”
2 s% B7 S0 q' C, ^" V) b宇文野:“照你看,他当时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任何方面都可以,你回想一下。”9 i2 j6 V/ }1 _; r- ~( l
赵朋摇摇头,回答道:“没有,就是醉,没什么异常。”( k2 `& T7 g. X0 V# ]% d% R
宇文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好吧,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 w/ f9 V! @2 y0 O' L" g赵朋走了以后,宇文野沉默了半晌,然后说道:“没什么线索……走吧,下一个。”6 K( Q" B8 X* s4 u( C9 s
这林珊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她看着宇文野怪异的表情,再加上刚才和赵朋的对话,对宇文野的意图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于是好奇地问道:“你不会是因为关策的死在做什么调查吧?想当侦探?”) F. a6 f8 Q  E0 N: J7 w$ V: s
没等宇文野回话,钟放抢着答道:“说对了,他就是脑子发热,认定关策是被人谋杀的,做调查呢。”- M4 i! }& h2 _  A
“胡扯什么呢,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再这么多事我就把你嘴吧封起来!下一个,王岩,带路。”宇文野故作生气地道。
, g* l$ y/ ~* p2 N5 j0 U+ d钟放立马用手捂着嘴,不说话了,用手指了指宿舍的方向,示意走那边。
" V/ {8 T4 A0 P4 a王岩和顾小帆住同一间套房,当宇文野四人找到宿舍时,这二人恰好都在,因为有林珊跟着的原因,他们也是相当的配合,但他们提供的情况都和上午张明说的差不多,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正当宇文野准备离开的时候,何宁也到王、顾二人的宿舍了,这倒是省了宇文野不少麻烦。
) ]" a* q! b; s8 g) M* W" A# O“何宁吧?”宇文野微笑着说道,“我们见过面了,昨天中午。”
# R9 l: R/ L! d% w“李大叶?你怎么在这里?”何宁本就一副大块头,此时看到宇文野在王、顾二人的房间,感到很惊讶,表情憨憨的站在那里,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 X. }( i& [) V2 i! }, M4 Q9 k“我叫宇文野。”宇文野还是微笑着,继续说道:“你来得正好,有事情想问一下你呢,关于关策的死。”, f/ H+ X! H* e/ C, F
何宁还是一副憨憨的表情,听宇文野这么一问,非常客气地说:“策哥啊,哎,都不知道怎么会搞成这样。你想问什么呢,我知道的不多。”5 |! o2 g: j/ c  E/ o  h
宇文野:“昨天你陪关策一起吃饭吧?中途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没有?仔细想一下。”
8 N. l& f/ t7 Q% z4 S何宁:“没有啊,就是喝酒,喝完了大家就散了,回宿舍了。”  }  h1 Q: g3 \4 M( p
宇文野:“听说你昨天晚上到关策的宿舍去过。”
8 E; K8 y1 _- @% }9 W何宁:“是啊,我去借东西,摄像头,找张明,就在门口,没进去,拿了就走了,怎么?”
: i, z5 ?' A) \+ ^& v8 ~/ b宇文野:“哦,好的,谢谢你。对了,你有个朋友叫王洛兵吧?”& c2 t8 n+ h7 p6 b# ]$ p2 V1 A4 P/ ~
何宁听见宇文野问到此事,颇有些不快的样子,回答道:“是,他以前是我朋友,不过我们绝交了。”9 i% e6 a+ F+ g9 E9 \5 c5 t% X1 O
宇文野皱皱眉,说道:“听说你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王洛兵可是对你没少操心,你不觉得失去这样一个朋友很难过吗?”
* t( y9 H6 a" L1 R4 q& }何宁不以为意地道:“他整天在我面前说策哥的长短,搞得我很烦,你可能不知道,策哥曾经帮过我,他可是我的大恩人。”
* f# Z; x2 x1 [. C5 I宇文野听得直摇头,看来这何宁确实是太憨了,简直可以用傻来形容,明摆着的事情,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难怪关策会想尽办法笼络他,就是因为这种人就是一副直肠子,认死理,可以轻松控制。
  B" S6 h% t1 {6 Z+ z离开王、顾二人宿舍以后,宇文野一直沉默着,双眉紧皱,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可是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一旁的林珊看着宇文野的表情,调皮地说道:“你这个表情很酷也,像个大叔,又成熟又有味道,宇文野,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呵呵。”听得一旁的阿坤都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两声。
4 s$ B. Y! [) Q: v& |+ X宇文野这时回过神来,对林珊笑笑,说道:“原来你喜欢成熟一点的,看来我以后要少在你面前耍酷才行,免得你到时候不可自拔。”/ \+ |2 ?  L, {# s1 R$ Y  n! h7 @  i
林珊正想反驳,宇文野打断她,对钟放说道:“小钟,你得帮我个忙,找个人,关策的现任女朋友许飞,找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要再到关策的宿舍去一趟,麻烦你了。”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28 17:31:23

密室杀人案件(第六部份)

第六部份:
5 g7 |; L3 q" y" e' Q. |' k! R  L. A
7 p' l! ?' R0 b; s对死者房间的再次调查:+ x* R% u8 J# d( ~
2 ~# m; i% J% s, b* {2 w; N

3 d9 J; T5 c! @- i3 k7 @: c% T; e0 d
由于欧阳文之前打过招呼,所以宇文野在进入关策的301宿舍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林珊跟在后面显然对这一状况感到非常好奇,便开口问道:“你怎么能随便进出这里呢?啊,我知道了,看你行事这么怪异,你不会是卧底警察吧?”9 Y& H+ V7 L' N# l. I4 K  y# {

* I+ h& z( N' v9 S" c3 n宇文野笑了笑,然后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对林珊说道:“我比卧底警察要高好几级,这是秘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 h7 V5 h# a5 i6 f. ?
+ v. [! ]8 a" p
林珊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咯咯的笑了想来,一边笑道一边说道:“看你样子就知道你在骗人,把我当小孩哄呢?”0 p0 F7 H; z" |# k& Q9 U7 J+ ?
0 ?3 S8 G; {/ d* S& f& O( @
宇文野好奇地道:“难道我看起来不像是说的真话吗?”
; p- w+ M# F- b' T. a9 X
( f) w' v8 @  q5 J+ @林珊:“一点也不像!”
# p: f' R. n. v4 }- P; A$ ~% J( ^2 }+ m5 Y! V: d1 B9 A+ v
“看来我应该练习一下,好久没骗人了,不会装了。好吧,你先在一边笑个够,我要开始做事了,我做事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说话,免得打断我的思路,你的,明白?”宇文野一边说着,一边查看着关策的房间,一旁的林珊见他如此专注,也不笑了,安静地呆在一边,看着宇文野。
( o$ K, _1 x8 {# H* @/ \
/ u. J. H. m4 z% f9 `+ D# Y房间里没什么变化,只是一些相关的物件已被警方收去,宇文野再次查看了门锁及门上的插销,又到窗边把窗子打开,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地道:“哎……什么都没有呢。”
( z! R3 C2 o/ W0 t# s& C: T
9 v, \+ Z% i/ v) ~再一次检查完关策的房间之后,宇文野来到了隔壁张明的房间。+ R2 [6 W4 D2 Q' q/ Z: v6 Q- r" J1 e! u
2 H7 p( ^  Q! m8 q- i. u
房间很乱,估计是搬出去的时候比较匆忙。由于警方办案需要,张明搬出去的时候只携带了一些日用品及几件衣服,其余的东西都还留在宿舍。宇文野简单的扫视了一下房间,便径直打开了张明的电脑,电脑开启之后,他漫无目的的翻看着里面的文件。
: c" R6 v1 |8 o) Y; V$ i# x$ ^0 ]0 S; e' j6 P
“电脑可是人家的私人财产哦,而且还有隐私在里面,没经过主人的允许就查看,好像不太好吧。”林珊试探性地对宇文野说着。
7 ~7 O3 j: ]) B% S1 w
4 H0 N! H4 ^' Z, ^$ U/ c“小美女,这是查案需要,再说了,我可没发现这电脑上面有什么隐私,盘里装的全是游戏,看来这张明是个游戏迷。”
" B' u( ]- d( i. \! M, Z" k  h
& g/ l, K6 _% y8 {6 l6 n9 }1 g1 O6 G“不光是游戏迷吧,这耳机才是好东西呢。”林珊说着,伸手拿起显示器旁边摆着的一台耳机,煞有其事地说道:“认识这个不?HIFIT8,音乐发烧友专用呢,这个系列的耳机,最便宜的一款都是7000多,声音效果一流哦。”. }3 w6 U( T% s1 W9 I# C8 q
! Y  _* `+ K8 f
“有钱人就爱在这些地方显摆……”正说着,宇文野无意之中点开一张图片,却让他愣在了那里。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由然而生,他努力回想着,突然站起身来,冲到关策的房间,拿起书架上的一张照片,看了半天,然后把相片从相框里抽出来,放进上衣口袋,高兴地点点头。
1 h# i. h$ I  U: s+ \* G" V
, I: g5 {% q* P“发现什么了?”林珊好奇地问道。+ H3 C: O: ?' U  u
“嗯,算不上什么大发现,只是有一点小帮助而已。”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28 17:32:09

密室杀人案件(第七部份)

第七部份:3 O% Y% r- u7 A/ n; ~9 _( B
2 p2 H: Q+ f" ?. V+ E
2 S! c7 A( \! P2 {, W
; e. q0 P2 j4 j7 j# [# P  S
关于死者的死因以及一些重要线索:
" X0 U5 q6 |+ f6 \1 ~
& p; f6 V$ _- B, O5 N, z- }3 Q( f  G# ~. j, |. w9 u1 E6 Y% j
7 U  {) a: Z/ A. h+ Y4 C/ c) q8 _
“小孩子,不听这些恐怖的事情,不然晚上要做恶梦。”宇文野话刚说完,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打开通话,电话那头响起了欧阳文的声音:“尸检报出来了,巴比妥盐过量中毒,我现在正往学校赶,10分钟后就到了,你在哪里?……好,一会面谈。”5 Q- b. ~& m! X8 k( V" H

5 e: P+ ?( f& M" @5 W10分钟后,欧阳文与宇文野在301宿舍碰面了,欧阳文拿出尸检报告,说道:“巴比妥盐中毒,虽然过量并不多,但是由于死者生前大量饮酒,在酒精的作用下,造成呼吸抑制之类的大量不利副作用,最后死亡。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两点。就目前的证据看,有可能是死者在不明药理的情况下,酒后服用安眠药造成的意外死亡,当然,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性。”2 `$ a% O3 ^! V! \
0 s* x& p3 |6 e9 d7 B& W& p
听完欧阳文的陈述,宇文野直摇头,问道:“意外死亡,你觉得有可能吗?试想一下,当你喝得烂醉如泥之后,你还会用安眠药来帮助睡眠吗?”
7 H: a/ \8 F$ I# G! {  @% F; z( y& J/ g/ P' r- I
欧阳文听得一震,回答道:“有道理啊,确实不太可能,这不符合逻辑。那照这样看来,难道是自杀?”
5 }" m) W6 O" d  {2 g) O6 P6 O1 B( I
“如果是自杀的话,他服下的安眠药就不会只是轻微过量,一个决心自杀的人,谁不吞个一瓶半瓶的。哎……欧阳,你老了,脑子反应慢了。”
3 F5 M- Y# z3 p9 v" p6 a# [  }5 J/ k9 d- l0 E* ]
欧阳文一副尴尬的表情,连称有道理。
6 K) c: @) _9 a; C4 i: c& P& I
  I6 V0 Z  Z5 ?7 U宇文野继续说道:“你有没有照我说的去仔细调查这件案子哦?”- J$ L- |/ ^( A8 n" H1 a& F

2 l# [4 U% C- v$ T7 u# c% d欧阳文:“有啊,这个我倒是一点没含糊,你也知道,死者的父亲是有头有脸的人。前期调查我已经抽调了14名警力在跟了,把这当成大案子在查,凡是和案子有一点点关联的人,都已经全部拉到局里问话了。”
7 x0 Z6 J6 ~+ ~$ d% l' E* h. p! h
) ~7 I( `; M' j5 s8 @$ k% X“哦,是吗?都有些什么人?”; R  P5 v5 P. w) h- ^
3 w5 V& k1 D3 Q2 H9 F' S
欧阳文:“20多个吧,说不清楚,和关策有一点联系的人我们都请去了,第一批调查的都是和关策走得比较近的一些人,像他现任女友、室友、包括经常跟着他一起在学校晃悠的。”
( t8 l4 I! ^# e1 G) R
! w1 q! k1 S. r7 Y) o/ W0 `宇文野喜道:“好,太好了,没想到你们效率还挺高的,我看我要找的人你已经帮我请齐了。走吧,我和你走一趟警察局,了解情况。”
0 ^5 h& [0 K; `6 I! R$ c  B- F
/ W2 ~4 k6 I7 \! k! Q) J宇文野拨通了钟放的电话,叫他不要再找许飞了,自己要去一趟警局,让钟放等他。然后又转头吩咐林珊不要跟去,晚点会联系她,要了林珊的电话后,便跟着欧阳文匆匆走了。坐在到警局的车上后,欧阳文说道:“上午我们的刑侦人员对房间做了彻底检查,关策卧室的门是受到外力撞击损坏后才打开的,这和他室友张明说的相符,卧室的窗户没有损坏的迹象,而且是关着的,从这两点上基本可以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另外,我们在客厅大门的锁槽里发现了少量的布料纤维,这应该不是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交给专人拿去化验了,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 K! U# i' u+ g- `3 e4 @$ J- L* U9 e% f  }! {* [
宇文野听到这里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是大门的锁槽吗?”
7 x. j0 H* s. T1 `2 O" V
7 J- ?7 e7 C8 S, T3 ~: Q0 H% |+ p欧阳文:“是啊,怎么?”" v  r1 a/ @% V$ K

- x. E6 E! U& _! q宇文野:“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有种想法,不过还不太成熟,暂时不能告诉你。对了,现场的一些相关证物你们收起来了?”
$ }. T  L  F& z8 H  \% K% T. S& p1 f6 t) M& a- h6 Z% y/ ?
欧阳文:“是的,这些都是证据,结案的时候要用的,肯定要收起来。”* O) @4 O+ V! }; B! T  Q' l) g8 J
0 {; k. x6 j5 w8 x! v: d: s
“这就准备结案了?看来你们警察的办事效率比我看到的还要高呢。”宇文野调侃道,“不过这也正常,这案子看来本就像是一桩意外事件,基本上和谋杀扯不上任何关系。那些物品你们拿去取证了没有?比如说扫扫指纹什么的?”
* e8 H0 K) D# o& u$ _: N. `' S) l8 ~- [7 N4 E8 [, ?
“本来是不需要的,不过你早上说要好好调查一下,所以我就吩咐他们,所有从现场收回来的东西,都要拿去检验取证,有专人在做,结果应该出来了。”
* O9 [; E9 H7 a. I" t4 u9 ]' `: c
“好,这一点太重要了,或许这些物品里面真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宇文野感激地说道。+ {! [1 V3 x5 W: j. n
3 j- a$ [, P- a6 G& r* p
10分钟后,车到了警察局,宇文野现在迫切地想知道的就是死者房间那些物品上面留下来的证据,虽然不敢肯定是否有帮助,但他还是想尽早了解一下相关情况。欧阳文吩咐手下一名警官拿来了相关的检验报告,宇文野仔细地看着。3 K% [; x6 n" G, R: E
7 H; m1 Q  ~5 M- c: N# g5 T
几分钟后,只见他双手垂下,一声叹息,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本来一直报着希望,希望这次只是个意外事件,或者是死者看不开自杀,但是现在看来谋杀的可能性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了。”7 J. \- \. J6 r2 W2 Y

. Q! ~8 y$ E& s欧阳文不解地问道:“我看过报告,完全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啊,杯子里装的是白开水,安眠药主要成分也是巴比妥盐,唯一留下指纹的就只有手机,但这也是符合逻辑的呀,死者曾经用手机求救了。”
' H  r* b$ N9 Z; L9 d9 A2 G/ ~- F) i7 _. l! r5 k- H
宇文野摇摇头,没有说话。站在欧阳文后面的警官开口了:“不过手机是有一些不太好解释的地方……”' z; g* t: K! C4 c6 [0 j" `

4 F, [. m- r0 Z& A0 n“不太好解释的?是什么?”宇文野急切地问道。! U& P6 A" B- O2 v0 Y
3 U5 p6 l) p: R: L/ K& t1 f8 f
“上午拿回来取证的时候,化验员说手机是坏的,开不了机,但后来他发现原来是电池装反了,不知道是不是有谁动过这台手机。”警官道。
; [5 a2 v( c/ o" `2 a
0 X; l1 X  r0 a+ m“哦,还有这种事吗?这倒确实是有点难以解释。”宇文野疑惑地说道,“能把手机给我看一下吗?”
/ I( e; ^. S! j( K) w) ]/ M% H2 E7 c+ o) I
“当然可以。”) a! }1 |' ?4 @- `. f% {) u
几分钟后,警官取来了关策的手机,宇文野隔着塑料袋把手机打开了,查看了一下上面的记录,排在最前面的记录是昨天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拨出去的,一个座机号码,第二个拨出号码是一个手机号码,记录的人名是张明,拨出时间是下午6点……宇文野反复地翻看着手机里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最后把手机交还给了那位警官,沉思片刻后,他说道:“这样吧,我看我还是先从知情人那里了解情况吧,迷团似乎开始有希望解开了。欧阳,我想要一个单独的讯问房间,第一个想见的人是许飞……你能不能安排一下?”

神探亨特

UID
584
学分
8088 分
原创
2 篇
热度
13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7962 元
推理积分
4 分

bk.s七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缘地三周年纪念缘地五周年纪念bk.s六周年纪念

QQ
工藤昔音 发表于 2010-4-30 19:34:45
水到做恶梦...我前天梦到分尸..
0 |# A$ H& g: s' ]6 G5 P恶心死了- =|||

名誉董事

UID
726
学分
9428 分
原创
4 篇
热度
37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322 元
推理积分
11 分

缘地三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名誉院长优秀管理

快斗 发表于 2010-4-30 21:18:58
你觉得恶心 就别看是了

雾里看花

UID
1007
学分
39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0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79 元
推理积分
0 分
赤一 发表于 2010-7-14 20:37:57
顶一下…太长咯…下次看。
123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