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er Street推理缘地|BK.S推理缘地|推理屋|侦探推理论坛|一分钟破案|侦探|推理交流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72|回复: 0

[中篇悬疑] 复仇的温度

[复制链接]

正式探长

UID
34
学分
2385 分
原创
1 篇
热度
12 ℃
资料
15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1138 元
推理积分
0 分

荣誉侦探缘地元老

发表于 2018-2-26 21: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我今天要去朋友家过夜,明天会回来的。“
   ”放心,你去吧。“
   “拜拜“
   挂了手机,苏素无力的垂下雨伞,任由雪花打在脸上,苏素走向通道。身后,对面6楼处,男人放下电话,接过女人递来的一杯水。
   雪停了,苏素走在大街上,她不知道有哪里可以去。
   “你好啊女士?“
   面前的是一个少年,蓝色的围巾及腰,但它的美感被少年那张笑脸破坏的一干二净。莫名感到恐惧,苏素本能的想避开,不过少年先一步搭话了。“忘了自我介绍了,你叫我ad就好。”
   “苏素。”不自然的表情尽落在ad眼中。“嗯,苏素你似乎有心事啊······我猜猜······是你家那位吧······啧啧······手指好漂亮······嗯,天冷,小心感冒哦······建议你赶快回家,说不定你家那位正想你呢······就这样,拜啦。”
   苏素远去,背影显得有些落寞。ad待苏素远去,便一脸幸福的“嗷”的在心底吼了一声······要到了美女的号码啊。
   “啧啧。。。”
   ad还没来得及溜走,就被那熟悉的手给提了起来。“长出息了啊,学会泡妞了啊······”
   “嘿,嘿嘿,都是老大教导有方,嘿嘿······”
   “好了,现在几点了?”
   “额。。。6点了。”
   “啧啧,猜猜,你等会身处案发现场,然后会被带到局子里,啧啧······”
   “不是吧······又来?不是你怎么在哪都能接到报案啊······”
   “啧啧,这次是我自己找上门的。”
   “你,厉害了······”
   看着弃走向那边警车停靠的地方,ad心里明白,自己的溜号大计彻底破产了······
   “嗯······嗯?怎么回事?在哪都能碰到你······“老狗一脸惊诧的看着弃领着ad进了小区后,才发现自己被无视的事实,不由气结。
   “好了别纠结了,跟我说说吧。”
   “嗯······死者田丰,系裕丰集团总裁,该死的法医。。。有事就掉链子,咳咳,那啥,死亡时间还未知······”老狗一边翻资料一边说。
  “唔,ad告诉我,现在几点了?”
   ad把手表亮了亮“现在是6点06分。”
   “嗯。”
   “死者死因还有待检测,法医那边忙的一塌糊涂,人手还没到,不过死者身上仅有脑部轻微创伤,仅有一处细微创口,其他好像没什么,手肘处有一处创口,也是极为普通的撞伤,除此以外,死者面容狰狞,死状凄惨,现场有汗渍,当然,没有剧烈运动过的痕迹,现场也不太凌乱······”
   “叮”,电梯门“嗡”的打开,打断了老狗的汇报,6楼到了,房子里有两个小警员,看老狗领了两个大熟人来了,自觉地退出房外。
   ad抬头四处扫视,发现死者的房子在这栋楼右侧靠西边的位置,即是靠近大门的一侧。整层楼层有四个房子,分别位于四角处,由一条20m左右的走廊连接,两边都有逃生通道,电梯则位于中间位置,死者一侧逃生通道的门关上了。另外走廊西侧有一排窗户。走廊的一切在灯光的映照下出现在窗户那边。
   “走廊有没有监控?”弃问道。
   “额,没有,先生。”一边紧张的楼盘经理回应道。
   “唔,只有电梯和一层大厅有吗······咦,这是?”弃看了看,逃生通道墙角处地面上有一层白色粉末,在干净的地面上显得特别扎眼。
   “额,这个估计又是哪个小孩弄得吧。”
“咋了,有什么事吗?”老狗疑惑道。
“没事,对了,死者隔壁有人在吗?”弃起身,问道。
“没有。”
“好吧,去看看现场。”
“唔,尸体放在天台。”老狗介绍道。
ad四处扫视,映入眼帘的是小客厅,由于是冬天,剩菜直接摆在桌子上,但是桌面一尘不染,桌子摆在靠墙的位置,靠墙一面连接厨房,中间有一扇窗户,向南部(进门左拐)是大客厅,在大客厅与小客厅交界处靠向东侧的是走廊,走廊最深处是厕所,走廊左侧有两个房间,右侧是厨房和阳台。
实际上,尸体被摆在大客厅处的阳台上,两名警察为了不破坏现场和不引起居民恐慌,将尸体用塑料布包好放在阳台处。
弃走向阳台,老狗和ad紧随其后。
死者曾经剧烈挣扎过,而且嘴角挂着已经干涸的唾液,面部扭曲。死者双眼暴睁,当掀开布的时候,那双暴睁的呆滞的双眼,正盯着ad。
“唔······”弃戴上了手套的手拨开田丰的眼皮,“死者双目睁大,眼结合膜已有自溶现象,角膜呈现半透明状态,”嗯,死了挺久了。“
“而且死者眼部有眼屎,略有泪痕,恐怕是短时间内突然遭受巨大痛觉 ,而且死者可能有热性病······“蹲在一旁的ad口中喃喃着,一边的老狗表示懵逼。
“继续,死因。“弃挑了挑眉。ad讪讪的笑了笑”额,那啥,死者应该是误食了剧毒,短时间内毒发身亡的······在具体一点应该要等法医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嗯······”ad听到了这声以为自己安全了,结果弃跟了一句“死因系氰化物中毒,你小子半吊子一个没事别瞎嚷嚷,回去以后把《蒙汗药,迷药,毒药》这本书背下来。
ad选择死亡······
“死者口中有苦杏仁味,而且观察尸斑发现其尸斑呈现红色,全身有明显窒息现象······综合考虑认为死者系氰化物中毒身亡。“
弃随口解释着,用手按压尸斑,发现退色现象,结合尸斑大片出现的情况,弃基本认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在中午12时左右。“唔,死者面部僵硬,颈肌和下颌骨关节也是,但为什么身体还没有全身僵硬呢······“
“可惜了,把尸体抬出屋外,尸体温度应该比正常状况下降的更快了,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温度,算了,先保存好了,先看现场······嗯?啧啧·····“
“额······“ad及其无语的看着弃像发现新大陆似得用镊子夹起一根栗色头发,它来自死者衬衣肩部。在灯光下,这根头发极为光亮。
“嗯。。。问下,这家的主人,就是那边那个一身栗色的女人.....”
“哇。。。靠,这么巧?ad爆粗口,然后被弃一拳砸回傻子状态“小孩子家家就爱大惊小怪,你不就见过人家一次么,最多把你列进共犯名单里。”
“啧啧......”老狗在一边当吃瓜群众当的心安理得,差点犯烟瘾准备点烟了。幸好这家伙还有一点职业操守......他跑到房外走廊去点烟了......”
“啧啧,就剩你俩了,有和没有都一样,闪一边去,别妨碍办案......”
两位小刑警悲愤异常地缩在一边,看ad一脸趾高气昂的走过,然后一脸谄媚的问弃“老大......有啥新收获没?”
“嗯?你说说?”弃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一脸期待的ad
“嗷~”ad长啸一声......在心里。
“老大请看,大客厅是长方体形状的,而且空间较开阔,但仅仅摆放了一套沙发,一台茶几,以及在对面的液晶电视和电视柜。哦,还有一旁的小型书柜和抽屉。”
“先从书柜说起吧……”ad走到书柜旁,指道“书不多,不过都是上了年纪的,且明显发现人为翻阅痕迹,还有多处便签。书柜边有挂历,日期上有很多不同颜色的圈圈起,另一边有一沓便签,上面详细记载了今天的安排。”
书柜下面是零食等,没有足够的线索价值,略过。ad来到电视机处“电视机一尘不染,包括一些角落,这一切表明主人中有一人可能有洁癖。而且打理的人很细心。根据目前的线索看有洁癖的更可能是死者这个有强迫症的人,应该不会是一个各方面只能说是个普通女子的人。当然,这侧面印证了女主人对男主人的感情之深。”ad挠挠头看了看阳台,夜渐渐深了,不知她现在suzui在哪个酒吧。
“沙发是硬沙发,由普通木材制成,唔......目前上面找不到线索,当然,干净的沙发底印证了之前的推测。”
“茶几分两层,一边是空的垃圾桶,茶几上层摆了一副茶具......似乎被用过耶......”茶壶里水已经冷了,水很少,一包茶叶泡在里面,ad带着手套小心翼翼的端起茶盘的一角......“唔......恐怕来过客人......便签上应该有。”
下层被锁起来了。不知放了什么。
“唔......虽然很谨慎不过似乎对自己家意外的放心呢……”
“唔......这是......”ad看着这个晶莹剔透的烟灰缸,里面有孤零零的几根烟头和少量烟灰。
“啧啧,可以啊……任务量减半,读一遍就好。”弃点点头。
“诶,为啥不是全免啊?”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弃仰头45度角,ad觉得这时候应该给他点上烟。虽然他没有叼。
“呃。。。好的。”ad讪讪地笑着。
“嗯,接下来该去看看房间了......”弃在两位警员的带领下进入了死者的房间。
“唔......你们没有动案发现场吧……”弃一脸疑惑的问身边的警员。警员回头疑惑的回应“没有啊?先生,虽然我们没有您那样的才能,但我们至少有底线的职业操守。”
“啧啧,就像外面那个借打电话的机会出去抽烟的烟鬼?那家伙差点害我没有获取全盘的尸体信息。”弃语不惊人死不休,于是ad继任老狗吃瓜群众的角色,饶有兴致地观看弃挑戏两位警员。
俩哥们哪受过这个,两张脸皱成一团“真的没有啊......我们哪敢这么干啊!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本经啊……”
“啧啧,我又没说你们干嘛了......莫非你们真的动了现场?”
“......”
“好了,ad别装死了,告诉我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弃环视了一圈,问ad。
ad也环视了一圈,略加思索,便答道“现场无打斗痕迹,靠房间东南角的书桌无翻动痕迹,因为这间房间较小,再加上两个床头柜和衣柜,可移动空间较少。”
“唔......书桌上的书整齐的叠在一起,另一边摆了一沓文件,可能是最近要用的,文具摆在书桌架子上,笔记本电脑看起来很久没用,在文件下面......”
床铺较朴素,床上有两个枕头,被子集中在死者睡得这一边,唔······被子凌乱,有一角翻起,露出的床单也是如此,唔······床单右侧靠床头的位置(偏西侧区域)有拉扯痕迹,地上有很多玻璃碎片,还有溅到衣柜门槽里的,恩,有口水干涸的痕迹,还有汗液痕迹,唔······汗渍出现在床单和被子上,以及地上。“
“唔·······这椅子碍事,算了,就不去看那边的台灯和床头柜了······“ad本来想仔细观察一下,另一边的床头柜,还有缩在一角的窗帘。无奈,书桌配套的椅子椅背挡住了去路。”反正估计那边也没什么价值。“
另一边,已经逛完厨房的弃吊儿郎当的逛起厕所来,估摸着弃已经要看完现场了“反正有老大在,我这种就去欺负老狗好了······“不经意的看了看那边大街上的弥红灯映照下的影子,酒店里的众生还在推杯换盏。
ad甩甩头,走出房子,迎面看到老狗打完电话归来,“老狗叔啊······啥情况啊?”
老狗一脸悲愤,斜视了他一眼,没好气的答道“还能怎样,这个工作狂,今天下午见了许多人,全要找一遍······真是奇葩,好好的老板椅不做,非混的跟员工一样。“
“额,具体有几个人啊?“ad问道,样子傻傻的。
“他老婆,他小三,他下属,他债主,合作伙伴,还有一个竞争对手·······有毒。“老狗斜视一眼”小孩子家家一边玩去,我要找弃说事去了。“
ad没有纠缠,坐电梯下楼了,之后ad了对面的酒店,在这之前,ad问了楼盘经理“那个房间窗户那一侧下面那条走廊有监控吗?“
回答是没有。ad皱着眉头,道谢后就直奔酒店去了。当是时,弃目送着ad去了对面,然后继续检查案发现场。
“唔······“弃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从枕边夹起一根头发,也是栗色的,放在灯光下观察,弃的眉头皱的更深,目光看向窗户,窗户是老式的,虽然现在大多不用这种窗户,可这里是很老的小区,只不过翻修了几次而已。
“唔······一个总裁住的这么诡异的么······“弃看了看窗户边缘处,若有所思,回转回来,看看衣柜,又摇摇头,走出房间”可以收工了,该看看嫌疑人了各位。“
趁着老狗指挥着收队的时候,弃独自一人来到了窗户下那条5米左右宽的走廊,这里其实不能算走廊,只是一片草坪铺了几块石砖而已。
弃细细搜寻着,似乎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地上有些草呈现半倒伏状态,程度较轻,状态均匀。“唔······这是?”这里每隔一段都有一棵枇杷树。弃抬眼看了看,笑笑。
“喂,你来这里干嘛?”老狗的声音响起“嫌疑人已经找齐了,该走了。“
“哦,马上去。“弃恢复了那种吊儿郎当的状态,一声口哨,叼上一根烟,吞云吐雾。
“哦,对了。“弃说”派人去附近的垃圾桶里翻一遍,务必要找到这三样东西,只要是这三样就好。“
“知道了,马上。”
警局今天异常热闹,有一个男人正在大吼大叫,两位警员满头黑线在镇场面,长椅上坐着的几位男女不知所措。
ad进来的时候是一脸茫然的,四处观望,弃这会还没赶来,ad径直走向争执地。
“唔......栗色头发有两个么……”
苏素双眼无神,整个人无力的龟缩在一旁,眼睛浮肿,似乎哭过。一边的纸篓里有几张纸巾,印证了此观点。
另一个栗色头发的女人正值美丽的时候,穿着还算时尚,仔细观察,她化着淡妆,相比于他的年纪,成熟的苏素显得衰老。不过此时他的脸上似乎还有惊恐,她看起来非常紧张。
旁边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身职业西装,以ad的眼力来看,男子食指中指似乎有突起,西装胸口部位的口袋里挂着一只笔。“估计就是他的下属了......”男子双手紧握一沓文件,使文件竖立在大腿上,黑色镜框下的眼睛出现了眼袋和黑眼圈。眼皮耷拉着,嘴角似乎起了个泡。
他右边的男人一脸平静,大背头油光发亮,他穿着休闲装,却没有放松的感觉,他是这群人里最沉默的。
他右边空着一个位置,那个位置上的人现在正站着,面对着堵在前面的两名警员,男子咆哮着,他用手指着警员身后,正好指向ad,他嚷嚷着要走。
ad仔细观察了他,该男子似乎已到中年,黑丝里多出几根白发,虽然他也西装革履,但毫无疑问他不具备沉默男子的风度。他另一只手握紧又松开,指节发白。
“你好,先生,请问您贵姓?”ad整理好思绪,发问,并伸出手以示友好。
“呃......你好,我姓吴。”吴先生注意到刚才自己的失礼行为,有所收敛。同时伸出手与ad握手。
ad握过手后,紧了紧拳,略略思索,回以礼貌的微笑,然后亲切的与其攀谈。
吴先生惊异于这个少年的沉稳,与ad谈话中渐渐安静下来。
ad用余光瞄着长椅边缘的人。一看就给人以不舒服的感觉。让人很不适应。
弃来了。
法医队在弃环视房间的时候把尸体取走了,现在仅有两名警员在保护现场,老狗则跟着弃一块来的。
“可以开始了……”
一名警员报告说“苏女士(苏素)死者妻子,似乎与死者关系不好,目前无业在家。
韦小姐,目前与死者关系不明朗,但监控显示她去过死者所在大楼,基本确认其目的地是死者家。但具体目的不明。目前是一名护士。”
“就是她!这个狐狸精!是她害死了我老公,就是她!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主持公道啊……”
苏素语气较悲伤更多的是愤怒,语气凌厉,丝毫没有刚才柔弱的样子。
“苏姐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一番劝慰,安抚了情绪。
韦小姐似乎也想开骂,但是底气不足似的,憋的面色潮红,银牙紧咬,鼻子皱起,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咳咳,张先生,死者秘书,是死者一手提拔的精英,但最近似乎在闹矛盾。”
“我,我没有杀人啊……”张先生把文件搭腿上,就欲争辩,不过声音很怯懦。
“继续......尹先生,死者好友,同时也是死者债主,死者曾向尹先生借款近百万,死者逾期未还完,遂与死者发生矛盾,本人是银行家。”
尹先生似乎对成为嫌疑人的事实毫不在意,微微点头以示回应。
“接下来是吴先生,是xx公司董事长,与死者公司属于竞争关系,双方常有摩擦,今日更是因事故闹起纠纷。
“可恶......”吴先生似乎特别易怒“人不是我杀的!这家伙死了关我什么事,我......”
“冷静!”ad按着吴先生不让他发作,一边的警员开始安抚。
“最后一位是死者的商业合作伙伴,马先生,也是董事长,但公司目前欠下巨额债务,债主正是裕丰公司,且双方最近在利益分配问题上有严重分歧。”
介绍完毕,弃点的烟也抽完了,随手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弃站了起来,“一个个来,说说你们找死者是要干啥。”说着,走进了审讯室,老狗和ad跟了进去。
先进来的是苏素,她显得极为憔悴。
“苏女士,你是什么时候出的门?”弃坐在主位上,一边是一脸愤愤不平的老狗,另一边是软趴趴赖在桌子上极不雅观的ad。
“我想想......是早上8点,我去朋友家做客,唔......但是我大概在9点半离开了朋友家,唔......我想我们见过,在......应该是下午6点不到的时候吧,是吧小弟弟?”
“的确,我们在接近晚6点
时见过。不过你似乎在之前去过对面酒店啊……”
“唔......是的。”
“也就是说你在这段约8小时的时间里是一个人行动的对吗?”
苏素犹豫片刻,“是的,先生,但我没有杀他,也没有再回家。”
她似乎没有多说的心情,她的表情也没有多少变化。
韦小姐进来了。
“你好韦小姐,你今天不上班的么?”弃问道。
“是的,不需要,先生,不过这不意味着我应该来这里受气。”
“现在是在办案,韦小姐,希望你清楚,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行了,废话少说,我对你们无端端抓人表示不理解。”韦小姐翘着的二郎腿指向门口,而整个人倾向弃。
“好吧,反正和我无关。”弃耸肩,那么请如实告诉我,你和死者是何关系?“
”哼,我就是传说中的小三,你有意见吗 ?”
”额,我没意见,估计女警们的意见挺大。。。那么你何时见过死者?‘’
”我?有么?‘’
‘’也就是说你没见过死者?‘’
”不,我没见过他死的样子,但我见过他活着的 样子。我的确在他老婆走后找过他,大概是10点的样子吧?‘’
“对,的确,监控告诉我们,你在10点左右见过死者,,,‘’
ad在一旁看着韦小姐的表情,每次弃在问问题的时候,ad就喜欢这样做,也不知是为什么。
ad注意到韦小姐的脸上流露出惊恐。
弃继续 ‘’而且监控中的你在下午1点半时又出现过,直到2点左右才离开。‘’
韦小姐似乎更加恐惧了她很紧张,眉毛上扬,瞳孔放大,不过这些在她说话时都消失了,当然,看起来依旧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她开始了辩解,她美丽的双眼直视着弃,大声声辩道‘’我,我没有杀人!是那家伙让我10点来找他的,我去过一趟,当时好像有人刚走,他的脸色很不好,很烦躁的样子,我递给他一杯水喝,但好像没什么用,他当时跟我说话的样子很恐怖,我就先走了,后来我下午1点半的时候来敲门,他不在的样子,我等了半小时,就走了。我又有什么理由杀他呢?”
“你为什么要走楼梯呢?”
“你怎么知道?”
“监控。”
“哦,当时电梯停在一楼,两边都是,我懒得等,走楼梯也无所谓,反正平时都走惯了。”
“嗯。”
这次进来的是张先生。
“请坐。”
“谢,谢谢警官。”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去见死者的?”
“我,我是9点半去的......那个,老板对我很好,我不会杀他的......”
“别紧张,放轻松......你去的目的是什么?”
“唔......容我整理下语言......”ad注意到张先生说完话后眼神就躲过了弃的眼睛。不过也没有游离多久,只有近十秒的时间,张先生就开始汇报情况了“上午9点30分左右,我来到老板家,老板很客气。当时我的目的是去送一些工作上的文件,这些文件很重要,老板留我谈了会话,主要是肯定了我这些年来的业绩水平,我认为老板已经原谅了我之前的失误,所以我很放心的走了......谁知道......老板就这么半天人就......”
“嗯,对于你们老板的死我们也很惋惜可不可以和我们说一下你送去的文件都是什么文件?”
“嗯,本来都是机密文件,现在老板去世了,乱也乱了,我可能也混不下去了吧……那些文件有几份是合作的订单或者客户情况汇报,还有公司近况汇报......唉,公司不景气了......”
“嗯,谢谢你的配合 。”
......
“你好尹先生,请问你今天何时去见了死者?”
“你好,先生,鄙人是今天中午12点见的田老弟,田老弟摆了一桌酒菜,说是一个人吃太闷,就把我给请过去吃饭,顺便谈一谈那一百万欠债的事。”
“嗯,那么你们的商谈结果如何?”
“唔......结果很不错......其实那一百万他已经还了不少,本来可以按时还完,可惜了似乎有人用不良手段狙击了他的公司,田老弟没做什么准备,所以损失惨重,不过现在局面似乎初步稳定了下来,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田老弟的欠款和延期费就会打到我卡上的。”
“唔......似乎没什么好问的了,你可以在外面等结果了。”
待尹先生走后,ad小声的跟弃说了一句“听说尹先生手下的银行对那个xx公司董事长资金很感兴趣哦……”
“小孩子家家一边去,经济学名词都记不清就别来说经济上的事。”
正在这时,门开了,进来的是吴先生。
“你好,吴先生,话说你什么时候进的死者家?”
“你......我下午1点去过一趟,跟他谈事情,结果很不愉快,我们又吵了一架,然后他把我赶了出来,就是这样。”
“唔......听说你旗下的公司用不正当手段狙击了死者的公司?”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是莫须有的诬告!是谁散播这种谣言?我要去告他!”
“吴先生,请你冷静下,现在我来问你,你当时真的没有想过杀了他一了百了么?”
“没有!我告诉你们!”吴先生脸色从进来开始就没好过,现在更是阴云密布“不要相信小人的话!我没什么可解释的!就是这样!”
“好吧……你可以出去了。”
吴先生走到门边,猛的打开门,却发现马先生站在门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马先生点点头,咧嘴笑了一下,吴先生冷哼一声跨了出去。
“啧啧,马先生气度不凡啊?”
“哪里哪里......好了好了,咱们也不客套了吧,直入主题。”
“好的,谢谢配合......那么请问你是什么时候见的死者呢?”
“我啊……大概2点钟吧?敲过门,没有人的样子,我在那里等了约十五分钟就走了啊……”
“哦,好的,谢谢配合......请去外面等候。”
“嗯。”
弃伸了个懒腰,点了根烟,悠然自得的抽了起来。
ad拿出手机,开始完成他苦逼的作业—读书......
门打开了,之前老狗出去了一趟,当时正在问张先生问题,气氛还很严肃,这会里面是“仙雾缭绕,仙乐飘飘......”
“咳咳,那啥,ad告诉我,现在几点了......”
“咳咳,那啥,现在9点了......”
“嗯,好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
老狗收拾起脸上的黑线,开始汇报“法医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肠胃内部基本没有食物残渣,死者血液黏稠度异常升高,另外伴随血管扩张......已确定死者系氰化物中毒死亡,死亡时间接近9小时(法医原话),另外死者患有上呼吸道感染......”
“嗯,知道了,叫你找的东西找到没?”
“嗯,找到了,一共三样,是不?”
“嗯......齐了,好了,ad出去告诉他们吧。”
“告诉啥?”
“先告诉他们“这个人是凶手”......剩下的我来说就好。”
“啊?哦!好的好的......啧啧,老大花样多......”
“小子找打......”
问:凶手是谁?如何作案?弃要找的三样东西是什么?
( T+ Z8 G8 u  U& t8 D' ~5 Q% n/ 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Baker Street推理缘地-侦探·推理··悬疑小说·案件分析与重组 ( 黔ICP备15000890号-6 )

GMT+8, 2018-10-21 01:08 , Processed in 0.04820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