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er Street推理缘地|BK.S推理缘地|推理屋|侦探推理论坛|一分钟破案|侦探|推理交流|中文推理网站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96|回复: 2

[连载小说] [原创]【日月岛的哀婉之曲】[未完成]

[复制链接]

功勋探员

UID
22394
学分
1039 分
原创
5 篇
热度
9 ℃
资料
1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25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5-6-13 19: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一.2015年5月2日8 e4 x* }' v( k4 [' K8 a; c
  司徒峰从不早起,但今天是个例外。$ ^. p; D8 K, O8 W' Y: k
  巢湖依旧笼罩在一片灰蒙之下,这个城市还在熟睡。除了零星的行人和车辆,你看不到任何的生机。司徒峰拉开窗帘,呆呆地望着窗外。按他的话来说,这是在放松过度使用的脑细胞。- S& @) z2 W8 m5 k( Z' c
  他心有余悸地展开手中的恐吓信,反反复复地盯着上面的内容,而脑子里,却在回想昨天李瞳警官与他的谈话。这的确是名侦探司徒峰第一次显得那么犹豫,恐惧。
) w8 R2 t8 @% h& P3 N% f5 n% i) B" _$ S  D+ S* W2 \
二.5月1日中午; m' x! o& C% [) `) m) k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正在做白日梦的司徒峰。这位爱赖床的名侦探显得很无奈,先是满房间地摸寻自己的黑框眼镜,然后顺手抓起一件蓝色衬衫穿上。5秒钟后,他便出去打开了门。
2 X, i6 o& j! t  E. a0 \  “疯子,好久不见啊!”好友李瞳先打了个招呼。他对司徒峰的不修边幅,衣冠不整并不感到奇怪,因为这是在是太常见了。
% e$ S3 }8 ~" v8 s. M8 b  “原来是你这个死警察啊!有没有搞错,今天是劳动节唉,好歹要让伦家好好地睡一觉吧!是不是又有什么案件要来求我啦?”司徒峰嘟囔着嘴说。* g3 U& L. D/ D1 q8 q
  “不算是。准确地说,我是来给你送邀请函的。看,这是“推理小屋论坛”举办的派对,届时,会有很多网友参加。时间定在7月10日,而地点,则是海南日月岛。”
. I; F4 m2 Q; Y& Z( ^3 B  “又是小岛?呵呵,我真怕再发生什么杀人事件。对了,难道你也被邀请了吗?可你是警察,不是侦探啊。”
/ v/ h$ b% S8 e6 B4 J  “不瞒你说,我是论坛主“透明人”特别雇请的,为的是保护你们的安全,”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就在昨天,论坛主到局里报案,说他收到了一封恐吓信,信中说亡灵要在日月无序之日来岛上索命,让所有人为一年前犯下的错误偿还血债。而寄件者的署名,则是“黄色风衣”。你,懂了吧。”李瞳不紧不慢地说。
$ g: L. W! ?7 |: s- ?6 Z' s5 Y1 i1 m3 r  司徒峰听后,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甚至流露出一丝的恐怖。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稍定后,说:“一年前,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论坛组织了在漂离岛的推理派对。本来,一切都是顺利,愉快的。但在最后一天晚上,因为忘了熄壁炉的火,最终酿成了一场巨大的火灾。所有人都逃了出来,除了“黄色风衣”。虽然我们联系了消防队,但因为海上天气不好,他们只能在早上抵达。就这样,我们无助地看着房子被烧为灰烬……”司徒峰闭上眼睛,他不愿再说下去。这件事,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疤。作为侦探,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挣扎死去,却无力阻止。真的,很无奈,也很自责。7 g7 A# q$ f! Z4 N5 \! ^0 p
  双方都沉默了好久。
" F* Y) Z' S5 Y" v  u+ x  p  李瞳拍了拍司徒峰的肩膀:“总之,要小心自己的安全。”之后,便离开了。
3 G+ q+ j; o: M4 I, W: ~! y) F" M  D9 B3 k/ Z- g# a7 v+ S4 ^! t' d$ p
三.2015年5月2日
7 g+ \6 r7 k) T6 F0 b  上午八点,兰夕像往常一样带着爱心早餐来慰问他的侦探男友。不过今天,兰夕发现司徒峰有些不对劲,像死人一样没精打采的,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 i1 D: n: {  N' E0 Y8 h  “峰,你怎么了?”兰夕萌萌地问。( n; Y* v" a7 y4 W! k. z5 U0 i* j( u
  “额…没什么…”司徒峰半天才反应过来。
4 t" s/ {6 Y, q  兰夕不想自找没趣,便去卫生间洗男友的衣服。不过,他翻到了派对的邀请函。$ J7 v( X& }! d" O# K1 L
  “我可以去参加派对吗!”兰夕兴奋地问。8 A3 C3 R+ D% x* H% b7 `2 X6 H- [8 t
“不行!“司徒峰斩钉截铁地说。他明白,这对于兰夕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凶手随时会对任何人下手。: d, }7 h- D4 N
  兰夕低下头,哭了。他不明白平常温柔的司徒峰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8 [' [2 b, Q4 V8 x7 Y% D  不过,在女人的死缠烂打和眼泪的双重攻势下,司徒峰还是招架不住,向她透露了事情的真相。
; e. I+ p, P1 o: U: Q' t) |  兰夕笑了:“没事啦,虽然很危险,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和你共同面对的。你呀,少了我,什么事都做不好。”其实,她的心里十分恐惧。
/ g! L% H( A, G/ m% @" _% N' q  司徒峰此时的心里充满了对兰夕的感恩,这是第一次。/ b& k) o+ @# [/ {
( P9 z) V$ F8 U
四.7月10日
# ^, j/ H9 S( h+ c  终于到了这一天。) i& e1 S; |0 ^: l- {
  司徒峰这些日子一直在试图放松自己。每每做梦,那夜凄惨的火光都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他不知该用怎样的分量来面对新的旅程,只希望能安抚逝去的魂灵,在世间留下宁静。
/ ?. d+ g& m& @8 @  早上7点,司徒和兰夕便打理好行李,坐上了飞往海南无涯机场的客机。3个小时的航行后,他们又在海角码头登上了前往日月岛的游轮。这艘客轮,每天只有两班。因为日月岛比较小,也没有什么特色,去那旅游的人少之又少。但这座岛对于侦探们来说是个极好的去处——安静,神秘,几乎与世隔绝。. K4 K0 O* }: L% f2 w
  下午3点,船抵达日月码头。船上只有司徒峰和兰夕。
6 O( L1 d% \$ v" l" b0 x: }  _  “好久不见啊,司徒峰!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负责接引的是论坛管理员张旭。8 a3 }# J, D% p6 t4 A
  “你小子眼力劲还挺好的嘛!她叫兰夕,我们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x2 @9 V/ y- Q! A) c7 \
   张旭和兰夕相视点头而笑,以表尊敬。. Y" y2 R0 t1 d  N
  日月岛因为很少有人来,所以生态环境异常的好。树木葱茏,空气清新。漫步在其中对于生活在都市的人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享受。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 X: u  v5 k3 R7 E' m0 R1 ~
  “疯子,你们可真够慢的,现在才到。我和西江月,夏洛是昨天到的,为的是为派对提前做准备。而张天翼,李承,如月峰水,星汉,阳阳,金日平都是今天早上到的。不过,透明人到现在都没有来……我们有些担心。”+ q: Z+ o4 O) o7 P+ G# w$ b
  司徒峰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作为论坛主,应该是最早到的,可是……: ^4 \  y0 E* `( i, s* F
  “最让人不解的还不止如此,因为岛上没信号,我们曾用固定电话打到透明人家里,可他的家人却说他已经去了……”张旭诡异地说。
# `/ b3 j' C( ]# F' N  司徒峰越发感觉不妙。其一,这座岛上收不到手机讯号。其二,透明人下落不明。其三,黄色风衣。, `, A8 n% a, p" h" |+ f
  说着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住所。这是一栋巨大的别墅,配有占地约天安门广场大小般的庭院。看来,主办人透明人这次真的是下了血本。不过,对于身为亿万富豪的他来说,这也算不了什么。; |; U$ X( c" y- _6 r
  “司徒峰,你还真是够慢的。”进门后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E4 H% ]2 `/ A
  “哪有啊。哦,对了。这是我的女友兰夕。”7 N9 v0 I* Y( n# R4 B7 r3 C$ c; w
   兰夕很有礼貌地向大家问好,别人也都非常友善。很快,兰夕便和西江月,如月峰水,阳阳三个女生玩在了一起。
/ q. V2 j$ r( w" W+ y9 @   金日平:“哦,对了。这是我们论坛的新人李瞳。”, U, [/ ?4 D) ~, `  b4 n4 s1 a
  “不用介绍,我们认识。”司徒峰招招手,示意李瞳来角落说话。9 {5 ~" o4 h( N
  “这么早就来了?”7 Z8 P/ w/ L% H
  “嗯,我提前过来,已经熟悉了周边的环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状况。黄色风衣的事情是保密的,目前只有你,我,兰夕,透明人知道。对了,至于透明人的神秘失踪,我有些疑惑。说真的,我摸不透他。或许,他已经死了。又或许,他就是杀人案件的谋划。”李瞳轻声地说。8 P6 b6 E; F# i! F0 A* w2 }- N9 {
  “不好说,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总之,要尽量多注意一些细节。”司徒峰若有所思地说。7 b0 h  v) _- [" C5 C! b
五.8 Y: |3 I$ ^' F1 x, o0 t3 L
庄园由一幢三层大别墅和一幢20米高的塔楼组成。据说,庄园的拥有者端木家族曾为防止日本军的入侵,修建了这么一个近乎城堡般的庄园。不过,70多年前的一天,端木家族突然集体失踪,再也没有回来过。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之后,这里成了日军的指挥部。
6 v1 {% K6 D( D* |4 ^9 n5 }故这幢日月别馆,又被人们称作无头之馆。其一是因为别馆几经易手,没有固定的主人。其二是因为端木家族失踪之谜成了无头悬案。6 i, V5 @% n" k. a9 Q+ V

7 z. z1 N. n2 Q1 T* ^六.24:00) G9 y8 Q/ b: |( J
  “对了,明天早上会有日全食唉,你们要不要去看。”张旭首先建议。
$ O$ w% a' w/ s, ]' A7 e  “嗯?日全食!不错的建议。”- t: d% y7 B/ V/ C+ }( n8 Y
  大家都欣然接受,除了李承。4 e! I: ^2 D- T& a) {
  “我不去了,看日全食就是白白浪费时间。”李承没有好气地说。李瞳和司徒峰敏感地盯上了李承。而李承似乎察觉到了异样的眼光,回房睡觉了。. M* ~3 z% ?, u. M+ n
  “唉,真是个无趣的人,我去上个厕所.”夏洛首先起身
! Y, B, o2 |- T! F7 n+ a   十分钟后,夏洛神色紧张地跑了回来:“别墅真是大呀,差点迷路了。”
# ?# g' B0 [3 z4 g- ~   每个人都注意到了夏洛奇怪的言行。但没人询问原因,装作没看到。, D7 ^7 i2 l; Q/ C. v8 I! [4 V0 }: G. h
   十分钟后,金日平以关闭房间窗户为理由,向大家告别。, W/ r, M, r# a) X4 {* Q5 H  F
   五分钟后,像夏洛一样,金日平神色慌张地跑了回来。他拍了怕夏洛的肩膀,示意到角落说话。他们窃窃私语将近有三分钟,全身都在发抖。/ O9 ]# f% r: z
  “怎么了,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星汉倍感疑惑。
+ W, ~1 r$ t" d* k/ ~5 {9 L0 T, Y  “额,没什么,没什么。”他们两个忙摆手回应,显然是在打发大家。司徒峰心中惴惴不安,夏洛和金日平到底看到了什么?莫非……1 Q: ~2 l5 C) S. o% |, _; X8 _
   庄园主管赵先生为大家端上上等绿茶,并开始说明房间的布局安排:每一层尽头都有厕所。夏洛,李承,张天翼,如月峰水,星汉,管家住第一层。李瞳,兰夕,司徒峰,阳阳,金日平,西江月住第二层。第三层是大型图书馆和游戏厅。厨房在一楼客厅旁。4 ?5 N/ I8 j- s: r  x
  司徒峰望着绿茶冒出的缕缕青烟,忽现忽散。似乎预示着什么隐藏在富丽堂皇之下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 N1 U0 T. K2 B  人们陆陆续续地回房休息,对于今晚古怪的状况,大家都不是太愉快。特别是金日平和夏洛。司徒峰现在只能祈求别出什么乱子。, Y0 F8 m; }; L) A
  + N6 Z' B8 m6 ]& f
七.1:20: g4 R" D: n( K. R
  大雨持续下了一个小时,外面电闪雷鸣,狂风如吼。
2 g! r, i. h* Y  虽然很吵,但大家都进入了梦乡,因为这天实在是太累了。司徒峰被一阵闪电惊醒,他想起身,但望见怀抱里熟睡的兰夕,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7 ]3 s# e+ f  n" g- Z; {9 A1 m
  司徒峰的脑子里很乱,他在想夏洛和金日平到底看到了什么。还有,透明人到底去了哪里?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觉是不祥的预兆……
9 F# F2 S2 V8 J4 M  “啊!”突然,一阵凄厉的叫声响彻整个庄园。所有人都被吵醒,惶恐地爬了起来。瞬间,整幢建筑物的灯都亮了起来。7 G6 B4 d. ^" ^# ^6 H  [( T- s5 a6 I
  “是张天翼的叫声,从一楼传来的!”司徒峰迅速穿好衣服,和兰夕向一楼跑去。0 ~1 V2 ]6 r8 _& u$ ^
   大家都已经聚集在张天翼的房间内。西江月拍着张天翼的背,试图让他从惊恐中缓和过来。整间房子里气氛凝重,谁都没有说话。
9 G5 P% D2 N' `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李瞳首先发声。9 |; j( B7 K3 r% {2 ^) t
  “窗…窗外…黄…黄色风衣…”9 e- f, {0 J+ l( |# d/ i
   所以人都一头雾水,唯独李瞳和司徒峰。他们惊讶地看着彼此,果然,恐吓信是真的,) q, Y' B# u; K7 k( w4 Z* y3 U  T
  “我半夜睡的正香,突然有人在外面咚咚咚地敲窗户。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凭借一道闪电的亮光,猛然看见一个穿着黄色风衣的人在窗外直直地看着,望着我!像个尸体…”张天翼几乎要崩溃了。6 j' `/ Y9 D' e0 o' r0 h. x8 l
  “是她!一定是她来索命啦!”夏洛和金日平突然叫喊,他们双手抱着头,不知所措。3 K, b/ [9 g( m& H: i
  “你们两个,快说实话吧,今天晚上你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李瞳质问道。
# j! {6 D" e# Y  夏洛低下头,惊恐地说:“我去一楼尽头上厕所时,无意间看见窗外有一个穿着黄色风衣的人在远处静静地站着,看着我。她,和一年前在火灾中遇难的“黄色风衣”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的身材,一样的衣服……”
3 Q( m% i6 c3 i2 z/ C  “我去二楼的房间锁窗户,却发现,正对着我的塔楼上站着一个穿着黄色风衣的人,静静地盯着我…”
! R+ H* i: C& V9 d( M& i& `  所有的人都提起了呼吸,静静地听着。两个人的陈述将大家拉入了一年前的回忆。难道?她的亡灵回来了?/ j5 t7 Y( E4 q1 u2 S1 D. o
  “各位,事到如今,我想我有必要向大家说明了,”李瞳拿出警察证说,“其实,我是透明人雇请的警察,早在两个月前,他来到局里报案,说他收到了一封恐吓信,内容是:“亡灵将在日月无序之时来岛上索命,你们要为你们前的行为付出代价。”署名——黄色风衣。”  l8 N  Z# J0 I$ T) B3 f7 b9 @
  “这么说,我们都要死了?”西江月不可思议地说。
1 f5 H, p! d0 B  “什么亡灵啊,装神弄鬼,我可不相信这些。”阳阳笑着说。
. I1 c$ L' q8 e7 a1 D* C- \( H  “总之,大家就在客厅集中休息,有什么都互相照应着,明早大家一起去搜寻庭院,下了一夜雨,这个“亡魂”一定会脚印之类的蛛丝马迹。“司徒峰指挥大家。
  V* S) E& f8 l$ [/ F0 O1 d  赵管家:“要不要我为大家准备一些宵夜茶点来压压惊?”
6 @; q' i# m& E5 i5 j' J  “烦劳您了。”
! f- `$ D$ J' C& v, o  这一夜,大家轮流站岗,轮流休息。并没有再出现什么鬼影。很快,东方初晓,一切又归于宁静。2 N6 V+ L; V3 A0 t% L- q, s
  所有人两两一队在院中搜寻。奇怪的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搜寻,除了自己的脚印,其他什么也没有。司徒峰感到疑惑,没有理由啊,为什么一点痕迹也没留下?他们来到了张天翼的窗子下,沿着房屋四周有宽30厘米的水泥过道,可上面没有一丝的泥土,甚至没有一丁点的湿迹。
+ I9 J: C$ w  L; i0 v$ C “莫非,这真的是飘荡的亡灵?”金日平惊恐地说。
5 v- K# ^( x, B; @ “别瞎说!”大家直冒冷汗。
& \7 u. m7 J% e  渐渐地,日全食开始了,刚刚的青天白日又重归黑暗。人们不禁打了个寒战,他们不知道在黑暗中又会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这注定是个不祥的一天。4 {) M7 S$ q* A6 L; X
! c" V1 ^. q% S  u- i$ {
八.
8 s1 u2 A. l: ~2 d( l0 P    大约五分钟后,黑暗渐渐褪去。
  o- q" g/ o- ]6 X4 b6 Q    李瞳悄悄地对司徒峰说:“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日月无序之时?”
/ N2 }0 j2 a2 n8 f5 J; C3 V   “喂,你别自己吓自己好不好,现在死人了吗?没有!或许寄信人是想把恐吓信写得更诗意呢。”其实,司徒峰心里也没有底,他也在怀疑预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J/ b9 r- z% d: X* {
   “唉,你们看到李承了吗?”阳阳问。1 w' o( g# P# M  |0 ^2 [
   “或许在睡懒觉吧,毕竟昨晚耽误了那么久。”夏洛说。, y8 V: d, k6 L- `. z) Y1 @# W7 w
   “不,”赵管家神秘地说,“难道你们忘记了吗?李承在昨晚十二点左右就回房睡觉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即使在一点多大家都去了张天翼的房间,他也没有出来。”  N7 S( O7 E& l5 Y1 H/ Z8 M3 R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心中都冒出了一种想法:李承已经死了。
) _5 B9 b6 ~* Q' X, j2 a   随机,大家冲进了别墅,猛敲李承的房门,但里面没有一点的响应。
2 Q& |" w9 W4 \1 V8 x3 r  “没办法了,只能把门撞开!”几个男生一起用力,“轰”的一声门开了。! E) X6 y  r4 G! \5 T+ \8 y; G
   兰夕最先看到里面的场景,脸色大变,发出了一声骇人的尖叫。司徒峰上前抱住兰夕,向内看去。眼前的一切让他大为震惊:李承倒在床边,头颅没有了。光秃秃的脖子可以看到筋骨。实在是太血腥了。
: z" i" d* z( y; c. C  ?  金日平捡起脚边的一张纸;“第一个陪葬者,黄色风衣。”7 l+ L- E. I0 B; q/ I& e
  “难道凶手是想进行连续作案?”星汉冷冷地问。. Y1 a- S" {. f
  “我马上去打电话调集警力,你们先别动现场。”李瞳命令。
; f( Y- M6 e. ~; J+ R  “没用的,电话线已经被切断了。并且,因为海上天气的影响,这几天不会有什么航船来这座岛上。也就是说,我们暂时和人世间隔绝了…”赵管家淡定地说。
9 s6 H/ V6 F, I  ~. e  “没办法,看来我要亲自进行验尸了。“李瞳耸耸肩。
& k, j. v$ `7 T$ A* k  司徒峰关注着房子里的一切:门窗都是从内锁着的。也是就说,这是一场密室杀人案!回想之前的种种,他的脑海里产生了诸多的疑惑。一切疑惑的根源,就是那行动飘荡不定,且无法解释的黄色风衣和生死未卜的透明人。
# z- S0 [  c& ]; l7 O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神探亨特

UID
56
学分
11792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95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3749 元
推理积分
0 分

bk.s七周年纪念缘地四周年纪念缘地三周年纪念缘地元老荣誉侦探

发表于 2015-6-16 03: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还没发完吧   下文呢?
就算最后遍体鳞伤、也要露出欠扁的笑。。

功勋探员

UID
22394
学分
1039 分
原创
5 篇
热度
9 ℃
资料
1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425 元
推理积分
0 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6-20 00: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冷酷的工藤 发表于 2015-6-16 03:06
4 }7 l) o2 Y6 J, x% K$ N; V应该还没发完吧   下文呢?

' t5 _- m3 Y8 s) |$ r快期末了,学业有点紧,正在努力赶,暑假可以连载完。记得关注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Baker Street推理缘地-侦探·推理··悬疑小说·案件分析与重组 ( 黔ICP备15000890号-6 )

GMT+8, 2020-7-14 12:46 , Processed in 0.07856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