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手刚准备好第一章推理小说 求高手指点指点!!

连载小说 /   / 倒序浏览   © 文章版权由 yiyuchen000 解释,禁止匿名转载

#楼主# 2015-3-9

跳转到指定楼层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滴答、滴答、滴答~~~~黑夜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你们是否会猜想它会是什么!留给你们慢慢猜测。有很多事情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你所看见的、听见的、甚至是梦见的,它都匪夷所思。而我相信真相只有一个。! t( O% A- p" o6 D# r0 C7 a, q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把所有赋予生命的东西悄悄的匿藏了起来,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却显得温暖如春,随着窗外照进来的微弱灯光,可以隐约的看见,屋子里简单的摆设。只听见“啊”的一声,一个满头大汗的头,从被窝里冲了出来,随后听见两声“嗒嗒”的声音,顿时、整个房间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光彩夺目”。房间里的一切随着灯光的照耀,一一呈现出来。
# h: S& R3 }/ W% ]  “哇,原来是在做梦,吓死我了,”莫阎揉了揉眼睛,慌忙的拿起床头的时钟,瞄了一眼。此时的时间正是令人恐惧的午夜时分!他镇静的放下时钟,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准备起身时,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铃音,一个不知名的来电,让他紧张起来。颤抖的说:
0 {, I) P. K. I: q; c  “喂……您……您好!”“我杀了你……救命……救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一个小女孩求救的声音急速向韩哲宇耳边袭来),顿时韩哲宇下意识的吓的手机掉在了地上。他立刻冲了出去瞧了瞧,外面连个鬼影都没有,别说有人叫救命,就连鸟叫都没有,还时不时的刮着东北风,这样的环境真让人觉得寒心、可怕。于是他退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想,“怎么和我做的梦一模一样呢!奇怪,是不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啊?还是……?”他意识到今天晚上有点奇怪又有点点的害怕,就把房间的灯全部打开,手机关机,自己抱着枕头听着音乐,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忘记刚刚所发生的事,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管了。, x" E' s% N8 E0 P
  不知过了多久,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天也就渐渐的亮了。
, u( _9 a# p8 \) R  “咚……咚……咚”韩哲宇快开门,出事啦”一阵刺耳的声音从门外袭来。. F7 F5 G' e! w
  而这时的韩哲宇,早已经被昨晚的事弄得头脑一片空白,他悄悄的把头透过被子,向房间四周仔细搜索了一番,才发现天已经亮了,于是他就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衣服,像蛇一样穿过客厅,迅速的打开了房门。此时站在门外的阎峰,顿时以茫然失措了,因为他看到眼前的韩哲宇,就好像被人毒打了一样,满脸瘀痕,衣衫不整。5 Z! j# t  L9 e2 j% [  r: W
  “哇,你怎么啦”阎峰惊讶的推了一下韩哲宇。
. Y; J# F6 {( Q4 X9 {  “什么怎么啦,赶紧进屋在说”韩哲宇迅速的把阎峰拉进了房间,鬼鬼祟祟的向外面探探了,见没什么异常就轻轻的关上了门。/ p- G; c* i/ K+ C$ f8 ]' T# T
  “咦,你找我什么事!这么急?先喝杯茶吧!”韩哲宇倒了一杯茶递到阎峰手中。
3 @+ e$ @+ u. Z9 t3 s  “咳,别提了!一大早就接了个无头案。”阎峰一边喝一边喘气的说“什么,死人啦!不会这么邪门吧?”韩哲宇惊讶跳了起来。9 O, K! K" H' X; O# i
  “邪门?什么意思,出什么事了?”阎峰放下茶杯用疑问的眼神盯着韩哲宇。
  R' Y9 s# \6 X3 Z8 \& e/ ~$ y, m! W  “你啰嗦什么?赶紧走啊!去现场看看去,车上跟你解释。
3 q: Y  I% X$ W5 c! [+ W( _: v  ”韩哲宇焦急的拿起车钥匙直奔车库,而阎峰像猴子似的紧跟其后。“嗡嗡”一辆既豪华又舒适的宝马像追星赶月一般赶往案发现场,在车里俩人神情怪异,满脸疑惑!就好像都中了邪似的。就在此时阎峰杀出了一句:( x0 g' V( r3 O4 u; [
  “诶,对了,你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啦?你刚说的邪……邪门代表什么,不会见鬼了吧!”阎峰好奇的问。8 }+ d5 r9 J' d2 X, u
  “比见鬼还惨。这事说来也奇怪,连我自己都不信!”韩哲宇悲哀的长叹一声回答道。
# m0 f$ E. F& }# T+ L3 o  “到底发生什么事啊?快说啊!急死我了,”阎峰心急如焚的追问。
4 y* q8 g) t  F3 U+ P5 A  ]  “好好好!看你急成这样。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有人高叫救命,而且叫的很凄惨,还看见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在追一个女孩子,不料女孩被树枝绊倒,那人趁机一刀砍了下去,然后我就吓醒了。不一会儿,门外真的传来呼叫声,于是我就冲出去瞧瞧咯!谁知看了半天、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吓得的一身冷汗啊!开始我还以为是谁恶作剧呢!不过现在信了,你看?还真出事了!”韩哲宇神情严肃的说道。
4 C5 r2 P2 Y1 U; @5 ]" f  “不是把,就这样?置于把你吓成那样吗?你一大侦探,弄的满脸瘀痕,衣衫不整的?真搞笑,哈哈……”阎峰幸灾乐祸的大笑着。$ C+ s! G, i, q' q* P& C
  “那个,唉~~~~我脸上的瘀痕是我自己弄的,因为昨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又诡异,睡觉前忘了点蚊香了,你也知道我那里什么不多就蚊子多,噼里啪啦的就成这样子啦。”韩哲宇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w: N1 b  K; v2 J( K" q  V. L
  “得了,得了,你一大侦探能弄成这样,真是服了你了,赶紧去现场看看吧!希望能帮助破案!”阎峰看着手表笑了半天。+ O/ H6 U) T' j6 r8 o9 v
  “你笑什么笑,严肃点好不好!”韩哲宇瞪着眼睛看着阎峰。话音刚落,韩哲宇眼前闪过一经典画面,一个女孩在和一男的搏斗着,看着这位女孩出手快而准,真是酷毙了。虽然女孩是背对着他,他觉得这背影似曾相识,但是又不敢肯定,于是停车想英雄救美,谁知?这歹徒很狡猾,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刀,正锋利的刺向那女孩,“小心”韩哲宇急速的下车捉住歹徒握刀的手,两人联手轻轻松松的就把歹徒制服了。本来想看清楚她是谁的,不料被阎峰冲上来急匆匆的拉走了,并叫他赶紧去现场,就没来得急看,转身上车了。+ M9 f) [& b7 s2 U4 c3 D5 ?
  汽车穿过一座座高山一条条马路,正所谓攀山涉水啊,终于在一个急转弯位置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也就是案发第一现场(冠英大学)因学校有学生离奇死亡,所以全校停课一天,这里也是发生命案的第一现场,当然周围也都上了封锁线,(冠英大学)是这里的重点大学,整个学校有18栋教学楼、5栋学生宿舍、和1栋办公室,就因这突如其来的死讯,把原本欢声笑语的校园,推进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地狱”,这么偌大的校园,在这样一天里变得万籁俱寂了,除了负责案件的警察外,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连鸟、虫、之类的都绝无仅有。而曾经春意盎然、书声朗朗、喜笑颜开的校园再也回不去了。
! f% l) U- {9 D韩哲宇拿出了专业侦探的风格,迅速的从车里迈出,从口袋掏出了一双白手套,从容淡定的进入了现场,因他是出名的侦探,理所当然没人阻拦。当他跨过封锁线的同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他那双像激光一样的眼睛扫描现场所有人和复杂的环境,在一个宽阔的操场上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周围以被鲜血覆盖,最令他好奇的是死者的头居然不见了,当他靠近死者,正想仔细观察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既严肃又甜美的话:( X6 n3 i" n( x' C4 |+ S
  “别动!”此时韩哲宇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而就在这停顿的2-3秒里,他发现死者的左右手的手掌中间,居然有一个洞,本想拿起来看个究竟,不料被冲上来的阎峰一把拉起。紧接着说:
* G( d. ~1 `& R; o: b0 |1 F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出了名的大侦探也是犯罪心理学专家!韩哲宇”
$ `. w  G) m; ]4 j! w  “你……你是韩哲宇?破案无数的韩哲宇?欧阳洁敏惊讶的捂着嘴就像小孩子似的。. w- K/ A5 |1 r$ t
  “你认识我?”韩哲宇好奇的问。" q2 @3 r: u, @. c; R
  “当然认识你啊!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侦探,破了很多奇案,还经常上报纸的,你是我的偶像呢!”欧阳洁敏得意的说。. ~2 b, Q% f5 {! O
  “偶像?不是吧!我没那么了不起,杂志瞎写的!”韩哲宇非懂似懂的摇了摇头。, A$ _( k# ?" C" H9 W6 Y
  “真的,我们都很崇拜你的。”欧阳洁敏严肃的看着韩哲宇。
% M) p3 L; c& J4 {: e  “好了,好了,别崇拜来崇拜去的,你是谁啊?怎么没见过你啊?刚我还以为是……?”阎峰用力的拉开韩哲宇直直的盯着欧阳洁敏。
% r9 ]/ t1 L: \) _  “我是谁?我还问你是谁呢?”欧阳洁敏理直气壮的说道。
- J! g) B1 E4 D' N  y  “什么?哇,你一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像男的一样粗鲁啊!不像话……”阎峰捞起袖子像是要动粗似的。正当他(她)们要大大出手的时候,韩哲宇插了一句:4 k" P8 H- |: w7 Z& `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法医到了吗?”4 a$ z' a7 x$ X. o2 g8 [6 e
  “哎呀,光顾着吵闹忘了还有正事呢!不好意思,先不和计较”阎峰抱歉的对韩哲宇说。( U& R8 x! P+ F2 B
  “哼、我才懒得理你呢!”欧阳洁敏瞟了他一眼紧接着说:“法医已经到了在和Madam谈话呢!在那边”欧阳指了指1 Q- l  \8 o# _# I/ c6 P0 I
  “走吧我们过去了解下情况”韩哲宇拍了拍阎峰
& J- r2 l) J. {/ m; ~  刚走没几步,韩哲宇发觉前面说话的声音好熟悉,难道……2 Z1 h+ r; }3 N4 J5 M5 i4 F; g6 x
  (心里暗暗的想)于是他带着这份既疑问又好奇的心,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过去。; Z: ]7 ]1 p* s0 h
  “Madam”欧阳洁敏朝前面叫了一下,一个熟悉的面孔,让他惊呆了,因为站在她眼前的这个既英勇又端庄漂亮的Madam,想不到就是他大学学妹(凌若雪),想不到在这里碰到,更想不到的是,在2个小时前还救过她。凌若雪同样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刚救他的那个人居然是曾经很关心她保护她的学长。(冥冥中注定,也许这就叫做缘分吧!哈哈——)阎峰正想上前介绍韩哲宇,不料被韩哲宇堵了回去,紧接着说:0 S8 k& K+ O3 f1 U; ]
  “我们应该有5年没见了吧!学妹”韩哲宇走到若雪面前。0 I6 d) u) y$ X( A. F; r9 X
  “是啊,学长,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凌若雪拿着一本爆周刊笑着。
9 Q0 x" k- M' K: ^# q  “怎么会呢!你这么能干,现在都成高级督察了!”韩哲宇赞不绝口的夸奖道。
0 _9 Q* X; x2 `  [* N/ G) s8 D$ g: }  “你也不懒哦!侦探专家而且又是犯罪心理学专家。”凌若雪指着手里的爆周刊的封面笑道。5 g4 u/ ?& ~6 Q4 |1 v$ ]
  话音刚落,阎峰死死的瞪着韩哲宇,傻站在那里。
8 G( P2 F/ L& \. T# T  “啊……原来你们认识啊?害我把自己当成主角!丢人。”阎峰像傻瓜似的站在一旁。# J, Z9 t6 Z. T0 M( t' @5 {
  “当然啊!”韩哲宇站在一旁偷笑着。8 t# \# B# k+ s) r4 q/ S
  “晕倒!那不就没我什么事啦吗?”阎峰摆出无奈的表情假装伤心。此时冷灵用鄙视的眼神瞪着阎峰说:
- o7 Y6 S+ p% E) s1 ^: h  “哎,阎峰,难道我就不是人啦?”
5 m$ s; y* F: V7 A0 S" J5 L) b  “哦,对对对,差点把你这位重量级人物给忘啦!真是对不住。”阎峰故意夸大其词的说。- f' a8 p9 u2 o7 i
  “什么重量级人物,夸我还是损我呢你?”冷灵皮笑肉不笑的走到他面前。
, `) S1 D+ e8 I: O4 s! e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万一被你解剖了我岂不是很冤!”阎峰急速摇摇手解释。' ^/ f/ G( ]/ m7 L0 b
  ——哈哈哈——(大家的欢笑声)
' ~' ]+ n& [8 i) }4 s  “来来来,跟大家隆重的介绍下,这位是(冷灵)高级法医,平时古里古怪的,最重要的是,他对医学方面非常精通。但是他的心比雪还冷,要让他笑一下比登天还难呢!”阎峰既讽刺又得意的介绍道。' k; L8 N4 a5 z9 {, l5 K+ j
  “你好,认识你很荣幸,其实我没他说的那么冷。”冷灵谦虚的笑着和韩哲宇握了握手。3 _! g0 x% y( V( N5 {1 g' ]
  “呵呵,很高兴认识你。他们都爱开玩笑,别在意。”韩哲宇笑着拍了拍冷灵的左臂。+ b# m/ X- ~! v2 j7 j) }
  这介绍来介绍去的,似乎把欧阳洁敏给忘了,她正站在不远的警戒线旁,从她的言情举止,可以看得出她既无奈又尴尬。1 n8 w% t( W5 k, v6 E
  “喂,你们?你们介绍完没有啊?我可不是空气哦!”/ D" O1 h2 o) K9 m, X  q
  (哇,大小姐发火,非同小可咯!)
4 K& \& }( P/ w' z/ I. G- S6 H  所有人的目光都迅速的转移到了欧阳洁敏身上,好像被施了法一样,呆呆的盯着欧阳洁敏,此时的场面要多冷有多冷。$ e4 M/ P4 m7 P" {- H) N
  “你们不用这么夸张吧!我开玩笑的啦…”欧阳洁敏脸红的看着大家。
! g: u7 n+ S6 t7 w/ x  “切……我们都知道!只是配合一下你而已,”阎峰笑着回答。
! N8 C6 ^* y2 k% i/ X  “啊……吓我一跳,还以为……(呵呵)谢谢各位配合谢谢”欧阳洁敏不好意思对着大家笑了笑。
9 B+ E8 U; W/ \/ c  ——哈哈哈——(大家乐不思蜀的笑着)
( g/ t0 ?6 e. l; k: a  “好了,我来介绍下,她是我们组刚加入的新成员叫欧阳洁敏,警校毕业,曾加入反黑行动,还得过不少奖哦!”凌若雪拉着她介绍了一番。8 c* e2 L3 F( z6 p$ o$ Z
  “哪有、哪有,”欧阳洁敏急忙举手解释。“啊~~~~你就是那个新来的,难怪刚刚…抱歉抱歉,希望你不记前嫌。”阎峰慷慨万分。# t# s+ h: I& a4 L
  “不不不,应该我说抱歉才对,以后请多多关照!”欧阳洁敏急忙鞠躬道歉。
- D  e; |3 \, ]+ [$ }$ r  “哇,阎峰,你欺负她啦?或者你们~~~~?”凌若雪用惊讶的眼神盯着他。此时你看他、她看你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怪,阎峰像是吃了黄连似的,有苦说不出啊!阎峰眨着眼睛想,“我得解释下,要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于是立即解释道:/ B$ T8 V! H- w6 m9 j
  “我既没欺负她,又没对她怎么样!只是刚进来的时候我们差点吵起来了,仅此而已。”
& ^8 V" C3 U8 v% K4 Y: ]  “哦,还好只是动口没动手,不然你死的很惨,她可是跆拳道黑带9段诶!”凌若雪紧张的走到阎峰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 Y: R' s. Q: c; ?4 F/ K  顿时阎峰不知道该说什么,像植物人一样的站着,头脑一片空白。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欧阳洁敏已经在他面前了。2 Y8 z& j9 W6 [/ \& u
  “你……你想怎样?”阎峰用双手阻止她前进。2 v- |+ j  C3 i% l2 j  c4 H
  “放心,我没想怎么样!我们是同事嘛!怕我干什么?”欧阳洁敏伸出友谊之手。( n: T3 V  y! F7 u" I8 ]  U
  “那我就放心啦!晚饭我请客,”阎峰笑着和洁敏握了握手。(此时大家脸上都挂着笑容两字)
/ \( i9 x6 U6 P' Z0 R% m  “好了精英们,开始我们的工作找出凶手,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凌若雪迅速拿起桌上的资料。
, \6 Y# m0 b# Y* U# C% t0 D+ Y  “明白”所有人都忙碌起来。
' U+ o* K. F+ o, i3 S! p7 n“凌警官,”背后走来一中年男子,身穿西装皮鞋。' t, @+ ~% I* \4 j
  “你好,刘校长,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本校的校长“刘遗扬”刘校长,站在我身旁的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哲宇韩大侦探“凌若雪上前介绍道。  J# f2 l. v. S% ?  N; H; S; y7 E& V
  “哦,早就听说韩大侦探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啊!幸会幸会”刘校长上前一步示意握手。8 e5 q/ ], ~8 R: W5 n5 j  L2 D
  “哪里哪里,惭愧惭愧啊!”韩哲宇上前和刘校长握了握手。. ]" o  n2 _1 C! l
  “对了,凌警官,这是死者君姚的资料,”刘校长将手中文件递了过去。/ }, ^9 H5 r8 A' n5 j( c7 ]
  “喔,那有劳刘校长跑一趟咯!”凌若雪接过资料。
. t) k: C3 Q. K6 W; p  “哪里的话,发成这种事情我也有责任的,一定要找出凶手,拜托你们了”刘校难过的说着。
/ B7 T8 S1 ?& i8 o9 ^  “不要难过,我们一定会找出凶手的,”韩哲宇上前安慰着。% T# r$ `3 \# l9 X
  “哎呀,疼死我了,”刘校长感觉脚上一阵疼痛。立马拖鞋瞧了瞧,一颗锋利的钉子从鞋底直插而上。  Z6 G7 T7 J, D* _9 z9 m2 \. @
  “没事吧,校长,”大家担心的一拥而上。
* x4 g' Y8 Z( ]  “没事,没事,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们忙吧!”说完扬长而去。
- u! J0 Z" ~& P, V3 K  大家也就没多问了,凌若雪打开资料看了一遍,并照着上面念着:
- }; A/ C: i! N& l# X  “死者名叫君姚、女性、年龄25岁、身高157公分、体重45公斤、职业女教师,15岁时父母双亡……”凌若雪将手中死者资料递给了韩哲宇。
' M; \6 p" `% W7 Y, ~6 @5 K  “我手中这份是验尸报告,你们看下”冷灵把文件递给了大家。' W2 i3 a0 E9 T2 n2 r3 w2 G
  “刚给死者做了肝温测试,根据尸斑与尸僵的程度来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的11点—凌晨3点之间,死因是被硬物刺穿胸口导致血动脉爆裂,失血过多致死,死者身上有多处伤痕,左手肩膀上的2处伤痕,从它的宽度、长度来看,很明显是被人拉扯而造成的,而背部的伤痕,由于造成的时间较长,以开始复原,暂时还不确定是什么物件造成。不过……可以肯定一点,死者在死之后头被切掉了,你们看资料上的照片,在死者的脖子上面有很平滑的割痕,很明显是被刀或者是细铁丝造成,很遗憾的是,死者的(头)未能找到,暂时没有更多线索。好了我掌握的就只有这些,下面就交给你们的了。”冷灵放下手中的资料,拍了拍韩哲宇的肩膀。
% n3 d2 w  Q0 ?2 V4 t) |* v9 R  “只要是犯过罪的人,必定留下破绽,所谓(天网恢恢),”说完,韩哲宇突然想起死者左右手掌中间的小洞。
6 l! o, s! |' N7 ~/ a8 N  “尸体放在哪里”韩哲宇紧张的说道。
! y. p2 p* d" W  u8 g* D2 y  “在太平间啊,怎么啦?”冷灵疑惑的看着
  s3 p; G8 ~5 }  韩泽宇立马拉上冷灵来到太平间
5 |# @+ A% E$ G+ ?9 I6 [( {, \  “哪一具啊?”韩泽宇拍了下冷灵。
. G: l9 P5 P2 C" B' D  “左边最后一个就是啊!”冷灵指着角落说道。
& _2 V+ z( a4 q6 _5 c  韩泽宇走到尸体前,拉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拿起死者的手仔细的观察起来。: |% f: p  W* [( u- N  X
  “挖,不愧是大侦探啊,这么细小的都注意到了,佩服,佩服。”冷灵数着大拇指赞叹道。
4 S, m3 o) U' p" M# G  “没道理啊,怎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呢?”韩泽宇看完后自言自语的说着。7 {: A# q4 L4 I: \9 _1 N$ ^6 c' n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冷灵也拿起死者的手来瞧了瞧“没什么啊!”
1 k. K7 B4 Q% |+ ^. s. z! R% B. m  “走吧,回去啦!”韩哲宇拍了拍冷灵。
' d0 f5 f- c0 n( [  两人优哉游哉的回到现场,一路上韩哲宇怎么也想不明白,凶手为什么要在死者手掌上打一个洞呢?什么动机呢?正当她左思右想的时候有个女孩冲了过来,满脸苍白,颤抖的说:2 {$ i& w6 F2 s4 X
  “后……后山……有……有个(人头)”说完,女孩晕倒在地。" K% w+ {9 \3 @+ A7 ]
  “小刘,照顾下这位同学”说完所有人都紧张的朝后山赶去。
$ M( }/ N" E# o! i  a  n  “啊……”欧阳洁敏被眼前的景象吓的面目失色。
' E) w# k( \2 J% i3 O2 U  大家来到后山,可发觉此时的环境跟以前的大不一样,里面阴森森的,像是到了坟场一样,还有一股雾气笼罩,显得额外的可怕,而在不远处的大树上,正悬挂着一颗头发淋乱的头颅,还不停滴着鲜血。" w, Z  Q% O- b1 e/ }* U, ~% h6 C- G
  “啊……”欧阳洁敏被眼前的景象吓的面目失色。6 K% B+ G% x% [4 k* u6 J
  韩哲宇戴上手套走到头颅前,慢慢的拨开挡在脸部的淋发,一张女性的脸呈现在大家眼前,此时他们内心极度恐惧,因为死者的眼睛并不是闭着的,而是瞪的大大的望着,似乎要告诉我们什么。
" E* [+ t  F2 I" R* `: w0 c  “没错,这就是死者君姚的”凌若雪指着头颅说道。
1 A3 ^* h  l; J2 p  y  这时韩哲宇觉得非常奇怪,凶手既然杀死了死者,那为什么还要把头挂在这里呢?正当他左思右想的时候,背后冒出一位老人既激动又大声的说道:
" j$ {) [8 L8 V% A" ~3 Y  “诅咒…诅咒…啊”说完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口里还念叨着“诅咒,诅咒…”
, |( g# n1 E5 J  “诅咒?不会吧!有这种事?好像电视剧哦!”欧阳洁敏开始害怕起来。
8 B% f, Y" s+ {; Z  x  而此时大家都为这突如其来的“诅咒”窃窃私语着,个个内心忐忑不安,脸上无一不透露出恐惧感。' U) R, |# f/ g% L0 j, `3 x5 G
  “老伯…老伯…”韩哲宇大叫着想问个明白,老伯却消失了。6 a% q) \% _/ Z; q# b' q
  “诅咒?之前并未听说过什么诅咒啊?凌若雪呆呆看着大家,内心充满疑惑。9 Q% Q6 r4 [- \7 d+ r1 B1 g. g" y4 U
  “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韩大侦探,这次你遇到难题了!”冷灵拍着韩哲宇的肩膀示意的安慰了一下。
0 l, g* f# N3 k6 n  “没什么,诅咒嘛!又不是真的,”韩哲宇笑了笑。
5 w' A' C+ T; h- J5 J  似乎韩哲宇对这“诅咒”并不惧怕,反而很感兴趣。; {+ U, P  }% P" \8 K- ?
  “走吧,天黑了”韩哲宇转身离去。
, U  c0 ?1 @4 P% |  E( B3 W) a+ F7 m  看着韩哲宇的背影渐渐消失,“等等我啊…”阎峰追了上去。
5 I: s* l1 s6 w9 \7 c  “好了,都回去吧!小王把那个头拿回太平间,”凌若雪命令道。
! x) e, a9 R+ v" P9 f  话音刚落,大家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把所谓的“诅咒”丢弃在这阴森的后山。
& O6 `% ~+ c$ w* a$ `/ `' E  回到家后,韩哲宇泡上了两杯浓浓的咖啡,递了一杯给阎峰,自己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而旁边的阎峰喝着咖啡开始研究起来。
4 Q" H. X2 T! u. a6 n  “奇怪,这凶手为什么把死者杀了之后,还要割下他的头呢?难道真是“诅咒”?”阎峰开始毛骨悚然起来。
* X$ J0 n4 s5 Q/ c9 J6 o  |  “怎么可能,在我眼里是没有“诅咒”这回事的”韩哲宇放下咖啡回答道。+ l! n; ]8 C* M" o8 n, {
  “如果不是“诅咒”还会是什么呢?怨恨?还是故意?”阎峰胡乱猜测着,“还有,还有,死者死了为什么眼睛还是睁着的?”
: z: y3 D% j: m* V, T  “故意?难道……”说完立刻冲了出去。
# ]  ~8 L. k# N2 [  “哎,怎么啦?等等我啊!”阎峰紧跟了上去。4 H& ?  X  H2 P7 Q/ t
  他们来到后山悬挂头的地方。
# J) G1 C7 D6 ]  “喂,你来这干嘛啊?好阴森好黑哦,走啦!”阎峰开始颤抖起来。
3 D7 E! J7 x1 y/ J4 @8 h  U- _  “找东西,别吵,”韩哲宇掏出手电筒开始寻找起来,他四处都仔细的找遍了,就是没有什么发现。2 t. A9 S4 S6 s, Q
  “哎呀,”阎峰被一块石头绊倒,! A5 x( ]2 X- I4 K$ o6 j
  “真倒霉,连石头都害我,”说完捡起石头往旁边一扔,真准刚好砸到了一颗树干上,“搭”从树上掉下一个东西刚好落在韩哲宇的脚上,他好奇的捡起看了看,顿时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7 `+ q! u- N6 w" ~% O+ ]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说完拉着阎峰狂奔操场。
0 q4 s1 g# O( ~0 _5 G  “慢点,慢点,去哪里啊?”阎峰喘着气说着。
2 t, z4 Y0 F* |/ T- u6 [, Y  “别啰嗦,跟我走就是了,”韩哲宇打断了阎峰的话。/ c  X  a" A1 r; X6 p4 w7 ^
  一瞬间,他们来到操场,在路灯的照耀下,死者留下的血迹变得更佳显眼了。
- G8 |& R4 s! {5 }% j) B# I( T  “挖,大侦探你又来这里干嘛啊?看着那堆血我都害怕啊!”阎峰此时显得恐慌起来。- F8 @' r. }9 M/ j! N
  “帮我一个忙,”一把拉住阎峰。" ?- ~/ W( v' x5 j# g$ p. p  n
  “做什么啊?”阎峰畏惧的往后挪了一步。7 i! r+ M& ~+ ~2 U# f% ~
  “躺下,做死者的样子,还有死者的眼神,”韩哲宇用手比划着。
7 h  n1 \: W; l% f6 d- i$ T  “什么?我不干,为什么是我啊!”阎峰甩开手极力的抗拒。
* ?; v% R; J3 ]! G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谁啊!快的别磨蹭啦!还想不想知道答案啊!”韩哲宇严肃的摆起了架子。
* x: \% j. |& i" n# u  “你…好,要是找不到答案,看我怎么收拾你!”阎峰带着愤怒乖乖躺下了。
) d* u* x' T, f2 t, ]/ m( Z: T  “好就这姿势,保持…保持哦!”韩哲宇顺着阎峰的眼神看去。
% b$ q) ~1 @' u! b  他看都了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就是解开谜题关键,于是他拨打了凌若雪的电话:0 p  T( @" ?. S2 `" m  u; N
  “若雪,帮我去查一下3年前的一宗人口失踪案,还有…帮我找到昨天在后山的那位老人,我有话要问他,麻烦你了,”说完一把拉起躺在地上的阎峰。
% k8 T* p) _. `7 t: @  “兄弟,委屈啦!要不是你我还真找不到,走肚子了吃东西去,我请客”韩哲宇一手搭在阎峰肩上示意向他道谢。7 a$ s9 j0 {% O- D/ w; s
  此时的阎峰就像是“十二岁的媳妇,什么也不懂”渐渐的两人消失在黑暗中。) F% Y! W9 v4 m& n% b5 l# T

高級合夥人

UID
4
学分
2196 分
原创
1 篇
热度
7 ℃
资料
9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532 元
推理积分
0 分

bk.s七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优秀管理名誉董事缘地四周年纪念bk.s六周年纪念

QQ
清晨水华bk.s高级合伙人 2015-3-10 08:48:40
这是篇长篇小说推理文?

举报

雾里看花

UID
22529
学分
4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0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2 元
推理积分
0 分
yiyuchen000 2015-3-11 01:27:36
清晨水华 发表于 2015-3-10 08:48
# A) g, ~  m. H. {  O1 N这是篇长篇小说推理文?

! n# y2 g  q0 j开头     征求一下大家的建议    在继续写

举报

高級合夥人

UID
4
学分
2196 分
原创
1 篇
热度
7 ℃
资料
9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532 元
推理积分
0 分

bk.s七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优秀管理名誉董事缘地四周年纪念bk.s六周年纪念

QQ
清晨水华bk.s高级合伙人 2015-5-12 16:21:50
写的还不错,继续努力啦~

举报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yiyuchen000

雾里看花

  • 主题

    1

  • 帖子

    2

  • 关注者

    1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4   黔ICP备1500089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