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er Street推理缘地|BK.S推理缘地|推理屋|侦探推理论坛|一分钟破案|侦探|推理交流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259|回复: 18

[原创] 双胞胎杀人事件

  [复制链接]

高級合夥人

UID
7459
学分
138891 分
原创
18 篇
热度
19 ℃
资料
5 篇
金币
230 个
BK.S 币
9317 元
推理积分
46 分

bk.s七周年纪念荣誉侦探缘地元老优秀管理名誉院长名誉董事原创作者再世神探终极神探元旦纪念缘地三周年纪念缘地四周年纪念缘地五周年纪念bk.s六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12-2-19 16: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本题难度2星 最高5星
* f3 U! J" ^3 ^7 M1 f事件篇
( T9 L7 X% Z2 t  “铃铃铃、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黎明的安静,没错,这是黑色探长接案的电话。闻人哲一个翻身,接了电话,咳嗽了几声,照常改变声音。“喂,你是名侦探黑色探长么?”闻人哲此时已经醒了,打了一个哈欠,道“没错,我就是!”“我想让你帮我调查我哥哥,详细情况见面再细谈,价钱没问题!”电话里面说。闻人哲坐了起来,喝了一口水,说道:“好的,见面地址说一下!”“薇薇安咖啡店!”“好的,我现在就去!”说着,闻人哲把电话挂了。$ h* K: N/ @1 }. l5 |0 T+ Q
  “又来生意了。”说着,闻人哲打开衣柜,拿出了黑色探长的宽沿礼帽、黑皮大衣、黑皮靴、墨镜、白手套。不到2分钟,闻人哲已经穿上了这身套装,走出了别墅,坐上了他的兰博基尼。“呼”一声,车下冒出了一溜烟,轮胎下的白雪也被溅了起来,此时,兰博基尼已经飞快的向着薇薇安咖啡店开去。7 ^8 Q$ \. H6 B
  此时,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天已经微微的亮了。天宇中只有一丝风似牵着风筝的线般牵着霏霏瑞雪,车窗前,这丝风主宰着粉蝶似的雪花,一忽儿斜跌下来,一忽儿打着旋飘飞,一忽儿悠悠荡荡扑向在地,落在地上的身上。而此时此刻,黑色探长的心郁闷起来了,自言自语的叹气道:“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x- Q7 D9 G, R: w
  这时,车已经开到了薇薇安咖啡店,黑色探长打开车门,下了车,走进了这家薇薇安咖啡店。
- J! \# G  b$ {# z5 j" p  进入薇薇安咖啡店,只见窗前的一桌上有一位客人满脸忧郁,别处都只是空桌,应该就是他了。/ ]0 P. p' c/ s% E
  黑色探长走到那个桌前,坐了下来,问道:“是你叫我来么?”那男子抬起头来说道:“没错,我是想让你调查我的双胞胎哥哥。”“为什么要调查他,他不是你哥哥么。”“说实话,我也是一家不小的公司的董事长,可我哥哥他欠了很多债,我们长得也是一模一样,所以我怕他利用我的名义在外面骗钱,做一些违法的活动,连累到我的头上。”“哦,原来如此啊。”黑色探长叹道。那位男子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所以,您一定要帮我调查他一下,价钱绝对没问题!”“那你把他的有关讯息告诉我。”“恩,好的......”5 A$ h. \. E2 S: ~9 F
  中午,只见在一家客人稀少的饭店里有两位男子。一位坐在一个靠墙的桌子旁,另一位坐在和他距离不远的桌子旁,边看报纸边盯着那位男子,仔细一看,他就是黑色探长,那位就是他说跟踪调查的那个双胞胎哥哥。只见那个双胞胎哥哥,起身,走进了卫生间。此刻,黑色探长已经拍了许多照片。
0 [, J5 F. B! ~  过了十分钟,那位双胞胎哥哥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了,只是眼神完全不同,现在的眼神看起来忧郁得多。随后,一刻也没有停留,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饭店。黑色探长也站了起来,跟着他走出了饭店。& E0 [* Z/ Y% H* k5 y" }+ d# [2 L
  只见,那位双胞胎哥哥走进了对面的旅馆,黑色探长也是一路跟踪,直到跟踪那位双胞胎哥哥到一间房间门前。双胞胎哥哥敲了敲门,然后有一位女人把门打开了,双胞胎哥哥随后就进去了。他刚进去2分钟,只听见从里面传出来那位女士的大叫“非礼呀!”情急之下,黑色探长二话不说,一下子把门撞开冲了进去,只见一上身赤裸裸的女士紧紧地护着胸部,跪在地上好像在流泪。那位双胞胎哥哥见我冲了进来连忙跑向阳台,边跑边喊:“不是我!我没有!你误会了!原谅我!”他跑到阳台,后背倚着护栏时,护栏一下子断了,哥哥仰天连同护栏从11楼掉了下去。“没想到在我工作的时候,居然......”
0 Y% [7 p0 t2 J! _. q0 j  “嗡——嗡,嗡——嗡,嗡——嗡......”一阵警笛响起,几辆警车停在了楼下,警察们都纷纷走进了这间房间,以及一部分警察在楼下勘察。“邱警长,死者名为张旭飞,今年46岁,死因是从11楼不小心摔了下来,应该是一件意外。”一位年轻的警员对邱宇轩说道。3 d" H9 [  b" m% E( M& n+ Q
  “不对,不是一件意外!”黑色探长站在护栏旁边检查便说道:“绝对不是一件意外!这护栏是木头做的,而且在周围又有霉掉和痕迹,应该是白蚁,或者是别人动了什么手脚!”“这么说,这件案子就是谋杀喽!”邱宇轩惊讶的说道。“嗯,的确没错!”黑色探长边检查边说。邱宇轩流汗道:“可是我说啊,听说你这位名侦探办案要十万元人民币的,可是已经三次一分不花协助我们警方办案了。”黑色探长随便说道:“前两次都是帮助弟弟,这次案件已经涉及到了我,如果说我和那位女士和某,把他推下去,我也是有嫌疑的。”邱宇轩思索道:“嗯,这倒是。”“我要挽回我的清白,所以这件案子我是非办不可的。”此时,黑色探长在茶几上发现奇怪的印记,用手抹了一点,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啊,是画笔颜料的痕迹?”在那画笔颜料的旁边,隐隐的可以看出些微的白色粉末。黑色探长又看了看茶几上的照片,里面照的正是任小姐。长长的睫毛,鲜红的口红,紫色的眼影,蓝色的指甲。流露出妩媚妖艳的感觉。
6 u6 q" _) M, H  邱宇轩走到那位女士旁边,问道:“请问你叫什么?”那位女士看了看邱宇轩,答道:“我叫任若汐。”“那么,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任若汐答道:“我不认识他!”“不认他?他为什么袭击你?”邱宇轩反驳道。“我真的不认识他!”# r7 M: ^6 x" [# ^7 _9 ^
  “啊,她说谎!如果说不认识他,为什么还会给他开门?”黑色探长在心里嘟囔道。/ D8 f8 i0 i$ B$ b
  “邱警长,我们询问了同样住在11楼的人,得知在任若汐小姐房间对面的一位很出名的画家曾经在任若汐小姐出去的时候,偷偷地把门撬开,进去了20分钟。”一位警员慌忙的跑到邱宇轩身边,气喘吁吁的报告到。“啊?那还不快去抓住那位画家!”' Q3 e' L# F; w" r
  警方迅速跑到对面,询问了目前嫌疑最终的犯罪嫌疑人,最后警方以画家将任若汐女士房间阳台的护栏上动了手脚,使护栏霉掉,想让任若汐小姐在椅护栏的时候使护栏断裂,让任若汐小姐从11楼掉下去。结果让我调查的对象双胞胎哥哥张旭飞误从阳台上摔了下去而结案,可是我总觉得不对,为什么茶几上会出现画笔颜料的痕迹?难道是任若汐女士要作画么?可是在房间内并没有画笔颜料,以及画作啊!难道是画家进去时沾到的?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在卫生间的10分钟他在里面做了些什么?任若汐小姐既然说不认识死者,那还为什么要给这个陌生人开门?以及双胞胎哥哥最后一个词“原谅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没做什么为什么还要说“原谅我”呢?是口误,还是真做了些什么?这件案子疑点太多了!闻人哲在脑中想到。“算了,还是先睡觉吧!明天再想!”闻人哲一头栽倒在床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便把台灯关掉,呼呼大睡起来......
( _1 z" ~" ]- W! {/ _( j6 ~, w  凌晨时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闻人哲吵醒了,闻人哲拿起电话一看,这是黑色探长的电话,立刻改变声音,接听了电话:“喂!”“是黑色探长么?”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了邱宇轩急促的声音。闻人哲不慌不忙道:“我就是,邱警长有什么事么?”“你现在就打开电视!快!”闻人哲听后立刻跑到电视机前,慌忙打开了电视。
- ~" `9 O2 Z9 z1 l" C2 |7 o  “在昨晚十一点多,中央街的一栋别墅中发现了一名男子的尸体,死者名叫张旭达,今年46岁,是一家私人企业的老板,死者陈尸于自己家的门口处,预计昨日中午十二点多遭到死亡。”电视中的一位女主持人说道。5 R7 m; m4 F  |# G' C, i; v
  “什么?”闻人哲大感惊讶,手略微一松,手中的遥控器一下子掉在在地上“咔嚓”一声,摔成了两半。“这,这,这个时间,不就是......怎么哥哥弟弟会在同一时间死亡?是巧合吗?”此时,闻人哲的脑袋一下子大了,充满了疑惑,他的思路已经混乱了一团。过了一会,闻人哲拿起了电话,对电话那一边的邱宇轩警长说道:“在死者的别墅等我,我马上就到!”瞬间关了电话,换上了装束,迈着箭步,走着急促的步调,上了那辆兰博基尼。! O# o, O* E/ ^* B
  “嗤”的一声,一辆蓝色兰博基尼急刹车在中央街的一栋别墅前,从车上下来一身黑衣男子,黑色探长。
7 _9 O  U, k1 H) Y9 y4 p  黑色探长急速地走向别墅,刚一开门,就看到一具男尸。死者躺在地板上,看上去有四十五六岁,中等身材,宽肩膀,黑色鬓发,短硬的胡须;身上一件棕色的皮夹克,在心脏部位血红一片,那里应该是致命伤。
. y* c) ^3 E/ ]# `  黑色探长走到尸体前,跪下来聚精会神的仔细检查。
9 s* T) t) J/ D' E  “你们确定这里的一切都保持原状?”黑色探长一边问,一边用手解开死者的纽扣仔细检查。7 v) k; W0 h- t" f6 z
  “嗯,当然了。”邱宇轩叼个深棕色的烟斗,说道。
  m3 I' p- ~# Q8 ~5 u) E; X) a+ J, j  黑色探长俯下身,用鼻子嗅了嗅死者的嘴唇,又侧过头看了看死者的拖鞋。又看了看死者戴在手上沾满血迹的纯金名贵手表。在死者的手上,还沾着一点蓝色的奇怪东西,“指甲油?”黑色探长疑惑道。
2 z. ]. @  C- |1 D3 v( a  检查完毕,黑色探长站了起来,对邱宇轩说:“告诉我,你们警方现在对案情的了解,再带我去检查检查别墅!”
/ C" k) f9 I7 l  “嗯,我们警方认为凶手是利用别墅旁的大树,爬到树上,打碎了别墅阳台的玻璃,然后侵入死者家里,但被死者发现,与死者搏斗,最后用手中的利器刺入死者的心脏。”一边说着,邱宇轩一边把黑色探长带到阳台上,让黑色探长检查被打碎的玻璃和别墅旁的大树。“而且死者的保险柜上有很多刮痕,有被利器撬开的痕迹,凶手很有可能是为了钱!我们警方做了初步的假设,凶手为了偷窃别墅中的钱财,然后爬上大树,利用石子打破阳台的玻璃,潜入别墅,没想到被死者发现了,失手杀了死者,然后去撬保险柜,取得钱财后溜之大吉。”
/ Q* G2 j/ @' v& M2 t# J4 `% b0 T  黑色探长听后不以为然,蹲了下来,用手摸着被打破的玻璃下干净的地面,又用放大镜从阳台到大门沿路检查着地面的情况。3 [0 n! L! h- N, v/ X0 |- ?
  他站了起来,走到邱宇轩身旁,冷笑道:“这可真是一个大胆的假设!凶手怎么可能是为了钱?如果我是凶手,要为了钱的话,在死者手上戴着的纯金手表我为什么不拿走呢?还有,凶手要是用石子打破玻璃的话,死者定会按照响声的方位过来检查,那么死者应该死在阳台,怎么会死在门口处呢?而且我也沿路检查了阳台到死者身旁,并没有检查出被拖动的痕迹和血迹,所以死者应该一开始就死在大门旁。还有最可笑的一点,如果是从外用石子打碎窗户,玻璃下的地面一定会有石子和玻璃碎片,可是地面却非常干净,也就是说死者从别墅里面向外扔的石子,打破的玻璃!你们警方所掌握的,都只是凶手的掩饰!”这番话中,多多少少带着一些讽刺的意味,大大打击了邱宇轩这位警长的尊严,邱宇轩羞愧的低下了头。
/ z; R+ n( ?9 l! j5 M4 J) S' D3 c  “现在可以去把尸体拿去交给死者家属了。”黑色探长向门外走去“我要回去整理一下思路!”说着,踏出了大门。
0 B) d* `3 Q' o7 q" n2 w+ T- j  突然,黑色探长停下了脚步,从他的墨镜中似乎闪出了一丝光亮。他蹲了下来,用手抹了一下地面,“是血迹!”他站了起来,疑惑道:“为什么,会在这?”他立刻又拿出了放大镜,仔细检查着那一点点的血迹。
8 T6 l# |1 A- q$ X. q9 {  邱宇轩走了过来,机警地问:“怎么了?”, q3 ?/ B0 k* K& M$ h5 o
  “是血迹!”黑色探长答道。9 S+ Q+ S# b4 f0 B1 `1 t
  “哦?”邱宇轩警长也蹲了下来,全神贯注的看着不足瓜子大小的血迹,对下属命令道:“快去,检查一下这里的血迹。”
8 |7 v. Y: V3 Q) Y6 r. t  l  黑色探长站了起来,笑道:“如果我推理的不错的话,那真正的凶手就是他了!”又突然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快找证据!”
% P: c! p7 ~4 X0 q$ p' E& ^  黑色探长跑到兰博基尼旁,迅速的上了车,没有多浪费任何一秒。“唰”一声,兰博基尼飞快的奔驰在马路上,疾向前方驶去。
9 ~8 z7 u9 G  T, ^* d  兰博基尼停了下来,黑色探长走下了车。眼前这么熟悉,这里就在双胞胎哥哥张旭飞坠楼那座旅馆对面,是一家饭店,看起来客人稀少。- a8 r. `$ U6 F( b! H# U4 K
  黑色探长走进了饭店,认准了一间卫生间,便冲了进去。他环顾四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突然他眼前一亮,在地面上发现了一点血迹。便蹲了下来,在血迹的不远处,黑色探长还发现了细微的痕迹,又是一点蓝蓝的东西。' P2 S+ U% J& ]: D
  “哼,答案已经揭晓了!”黑色探长的脸中露出了一丝笑意,立刻冲了出去,用手机给邱警长打了一个电话:“喂,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叫那为画家和任小姐马上到张旭飞坠楼的旅馆,我要将最真实的真相公众于世!”
7 ?2 O- z8 |3 V, \8 r* k/ {1 V& w' t  ......1 m' P$ C" g$ Q: u( D2 i" M* p
问:凶手是谁?决定性证据是什么?解释题目中的疑云* i7 _; g0 l  B0 n8 g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雾里看花

UID
21791
学分
32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9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175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4-9-30 20:34:45 bk.s微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应该是高跟鞋踩到的

灰质风暴

UID
9660
学分
281 分
原创
1 篇
热度
49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108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2-4-2 22: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任小姐吧……毕竟在别墅里和卫生间里都有她的蓝色的指甲油,虽然在卫生间没有明说& L" K+ [1 Y. F

- Y9 D# y0 U  V% n  \但也有可能是画家,因为他去过任小姐 的房间,谁也不知道他去的十分钟干嘛去了,极有可能是去找任小姐的指甲油。
6 j0 j& b, q  y  w" _8 v$ P
" U9 }4 g) [: @$ o) w# j3 b以上纯属胡思乱想,如果有不对之请多多指教。

神探亨特

UID
56
学分
11729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90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3749 元
推理积分
0 分

bk.s七周年纪念缘地四周年纪念缘地三周年纪念缘地元老荣誉侦探

发表于 2012-5-4 17: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只是任若汐、画家不过是被其利用了而已、、摔下去的是张旭达、而别墅里的尸体实际上是张旭飞、张旭飞死亡的第一现场应该是在黑色探长后来去的卫生间、而那白色粉末、没错的话、应该是毒品、这是画家被嫁祸的原因、。
就算最后遍体鳞伤、也要露出欠扁的笑。。

雾里看花

UID
12636
学分
23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6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1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2-7-18 17: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弟的情人利用哥哥杀死了弟弟谋财?哥哥死的时候说的对不起其实是对弟弟说的?

雾里看花

UID
17455
学分
21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2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3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2-8-7 15: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任若汐把两人都杀了的话,看不出能得到什么..

雾里看花

UID
8324
学分
1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5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5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2-8-16 11: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清楚

雾里看花

UID
17555
学分
15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4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5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2-10-10 13: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知条件不多

雾里看花

UID
17966
学分
7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1643 元
推理积分
2 分
发表于 2013-1-28 22: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雾里看花

UID
18013
学分
18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0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5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3-2-6 2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让你帮我调查我弟弟,详细情况见面再细谈,              没错,我是想让你调查我的双胞胎哥哥。”“为什么要调查他,他不是你哥哥么。”“说实话,我也是一家不小的公司的董事长,可我弟弟他欠了很多债         这到底是要调查哥哥还是调查弟弟???还是故意写错的、、???

雾里看花

UID
18235
学分
10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10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0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3-6-1 19: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案答案答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Baker Street推理缘地-侦探·推理··悬疑小说·案件分析与重组 ( 黔ICP备15000890号-6 )

GMT+8, 2018-8-17 09:22 , Processed in 0.06128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