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窗边的文稿

短篇谜题 /   / 倒序浏览   © 文章版权由 飞蛾而去 解释,禁止匿名转载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3 16:03:45
候选的小提琴手
: K: u7 R  u' O' x* B8 h金碧辉煌的大音乐厅里,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为了保证演出质量,乐队的 首席小提琴手演奏员,由格德和马里雷两个人担任。在每一场演出前半个小时, 由指挥福兰特临时决定,到底让谁上场演奏。格德和马里雷是师兄弟,他们的演 奏水平都差不多,不过格德更得到福兰特的赏识,所以,他上场演出的机会更多 一些。
2 E3 k; D6 Y9 O) b1 T" d2 D# t今天的演出,听说最著名的小提琴大师要来观看,格德和马里雷都暗暗希望, 自己能够上场演奏,万一能得到大师的赞扬,那以后就不愁不出名啦。
+ r1 r& {8 e# R: f演出前半小时,福兰特做出了决定,让演奏水平更高的格德出场。格德先生 听说以后,马上来到化妆间化妆,化完妆以后,他还要调试3分钟琴弦,然后才 能上场演奏。可是,就在开场的前10分钟,人们发现格德不见了!剧场经理和乐 团团长可急坏了,领着人到处寻找,最后在堆放道具的小房间里,发现格德已经 被人勒死了。0 |+ R1 \! ~4 [+ c* g/ i
探长莱克来到现场,这时,离开场还有3分钟了。为了不影响演出,指挥福 兰特只好决定,让马里雷准备上场。马里雷接到通知匆匆来到化妆间,一边化妆, 一边伤心地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演出,来悼念我的师兄!”' ~3 j& c: q( [. X/ w8 @: X5 X
上场的铃声响了,马里雷熟炼地从琴盒里拿出小提琴,跑上台就演奏起来。莱 克探长站在后台,一边观看演出,一边细心地向乐团团长了解情况。6 C1 i1 X) D' ^/ Q
6 ^& X! t6 s- W8 k% A

7 v$ m" ^* D/ Y7 _9 g演出获得了成功,马里雷今天发挥得特别好,他看到小提琴大师微笑着向他 点点头,表示赞赏。他谢完幕,兴高采烈地回到后台,莱克探长拍拍他的肩膀说,) d* B7 X( f" F! ~2 i# |; A) t! O
“马里雷先生,请跟我去警察局吧!”' T: }: }3 i  r8 d& \+ X
莱克探长从哪个细节上,发现马里雷是杀害格德的嫌疑犯呢?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3 16:04:56
11月30日的遗嘱
, ^# {3 N: D+ ]: P5 D1 X汽车大亨库顿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而去世。他的离开让库顿集团继任掌管 者的竞争更加激烈。库顿的3个儿子米萨、吉尔斯和大卫都来到集团总部,等待 律师宣布遗嘱,确定谁将最终成为这个庞大企业的总裁。
" v5 N+ i/ O- D8 y( M看到人都到齐了,律师当着兄弟三人的面,拆开一份密封完好的文件,里面 是老库顿的亲ft遗嘱,“如果我因意外事件死去,库顿集团由吉尔斯掌管。”落款 时间是2001年11月30日。
) ]0 A3 F4 {. }# J) N: }& V; ?( w吉尔斯有些惊讶,而米萨则恨得牙痒痒的,却也无可奈何。突然,小儿子大 卫站起来说道:"等一等,我知道父亲在这份遗嘱后面又重新订立过一份遗嘱,因 此根据法律,遗嘱内容应该以最后一份为准。”
  U9 M  n( P/ r3 P“哦?"米萨一下子来了兴趣,他连忙追问,“后面一份遗嘱在哪里?"5 U) ^$ Y: {7 o
“在家里客厅的保险柜里。我们现在就一起回去看看吧。如果两份遗嘱一致, 那么我们公司就归吉尔斯管理。如果两份遗嘱不一致,那么就按照后面一份遗嘱 的内容办。”大卫回答道。
' G3 `3 Z. {0 `) m7 V* r, k于是,一行人驱车来到库顿先生的别墅。走进客厅,大卫取下挂在墙上的油 画,顿时露出一个嵌在墙中的不锈钢保险箱,他打开保险柜,取出一份文件,同 样是密封完好的。
' s2 @$ Z! l5 a大卫当着其他人的面打开文件,只见老库顿亲笔写道:“我决定用这份遗嘱, 推翻以前所立的一切遗嘱。我去世后,由大卫掌管库顿集团。”落款时间为2001年 11月31曰。
& c* N7 O5 \; [# K- N: Q3 \# ]米萨的希望再次落空,他跳了起来说:“不行,我不承认!你们一个买通律师, 一个伪造遗嘱,我最老实,所以我最吃亏!”: T+ ?( q+ `; Z( X7 N9 J8 U, d: A. C
大卫得意扬扬地说:“你不承认也没办法,父亲就是这样分配的,你觉得不公 平可以自己去找他理论。”: e" r0 z5 J- J7 i
这时,吉尔斯哈哈一笑说道:“大卫,知道为什么爸爸没把公司留给你吗? 你很有经营头脑,可办大事的时候,老是糊里糊涂,这遗嘱一看就知道是你伪8 L& K+ z$ ?+ v& N# _! K, f; K
0 e) K/ i% J9 X/ @. G" Y# V) F

! E7 ?1 O  V7 E% e/ Q$ X; `: p造的!”
# V( ]* ^% v3 m. A8 [3 L聪明的读者,你觉得大卫的遗嘱是真的,还是伪造的呢?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3 16:06:53
报时的声音
* S1 w6 X- a2 ]6 Y8 g! o- W% n! h屋期日的早上,一位评论家死在他的书房里,他胸部中了两枪,倒地而亡。因 其是一个人独居,尸体是早上佣人打扫时才发现的。
1 a: n/ |% Q; w- a亨利探长在现场了解到,附近的人没有听到枪声。他问鉴定人员:“死亡的
% g  I; L, F5 D/ j( C
2 G3 t" I! w6 }0 S, E$ B0 ]
( I: a- z) H* w# w) i  t时间知道吗?”鉴定人员回答:“昨晚10点20分左右。”正在鉴定人员答话时,挂 在书房墙上的鸽子报时钟“咕咕咕”地响了,挂钟里的鸽子从小窗中探出头报了 10点。
5 `& b7 h) {3 G+ K"没解剖尸体怎么知道得这么准确?”$ `5 E4 ^$ v- B! t$ t, x
"我们到这儿时,收音机正开着,录音键也按着。将磁带转到头一放,录的是 那天巨人队和步行者队决赛的比赛实况。”
9 t( P1 D7 s" M9 ?鉴定人员按下了桌子上录音机的录音键,里面传出了比赛实况的转播声。亨 利探长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听着,然后他肯定地说:“不,受害人不是在这个书房 而是在别处被杀的。”
9 x7 ?& L5 s8 c: ]“那怎么可能呢?"鉴定人员疑惑地问。" l3 z3 Z) N1 B* u7 s
"凶手是在别处一边录收音机转播的实况,一边枪杀受害人的,而且不光是将 尸体,还将这台录音机也一块儿搬到这个书房里,伪装成是在这儿被杀的。”
: c# ]/ g; D" X- {- v) c: E“可是,探长,这盘磁带我听了两遍了,这样的证据在磁带里并没有啊!”
8 o' Y, D1 y) _“那你就再仔细听一遍,有一种声音录音中没有,所以书房绝不是杀人现场。” 探长又打开录音机,放比赛实况播音给他听。! L* M* G! Z  |4 C1 w' q( d6 y* r
那么,你知道探长指的是哪种声音呢?7 b1 T: H1 X% r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03:47
被毒死的新郎7 M0 ?5 ~9 b7 l6 n- p
东汉的时候,洛阳城里有一对新婚夫妻,两人非常恩爱。一天,新郎出门不 在家,新娘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娘家的邻居曹醉。他是个大官的儿 子,好吃懒做,品行不好,曾经向新娘求过婚,新娘没有答应。% y/ i+ Z) X# t8 {# q) I  [

4 n8 `+ w7 G. l; @: z( C9 D* F* u/ K
曹醉嬉皮笑脸地说,“咱们是老邻居了,为了恭喜你新婚,我特地来送一份 礼!”他送给新娘一只乌龟,说这是很珍贵的野味,让新郎吃了,可以大补身体。 新娘相信了他的话,再三道谢,还回送给曹醉很多礼物。
, v# K6 ~# S- T, X; v# d! ]6 g1 `6 q晚上,新娘烧了龟肉给新郎吃,新郎吃了两块,突然大叫一声:“痛死我啦!” 捂住肚子在地上打滚,一会儿便七窍流血死了。新娘吓得大哭起来,邻居们赶紧 去报了案。; K1 f- L8 ?, p% R, V( J8 j6 l1 |
当时,曹操在洛阳担任地方官,他的知识很丰富,知道有一种晒腹龟,龟肉 里有毒,人吃了以后就会丧命,可是很多人并不知道。为了弄清真相,曹操来到 新娘家里,问清了乌龟是曹醉送的,心里明白了一大半。可是,如果马上把曹醉 抓来,他肯定会说不知道晒腹龟有毒。怎样才能让他自己认罪呢?2 Y+ R# O4 I4 p+ ~
第二天,曹操大摆宴席,招待当地的达官显贵,曹醉也来了。他毒死了新郎, 以为可以把新娘抢到手了,心里非常得意,就大吃起来。曹操让人端上来一大盘 肉,对曹醉说:“这是我新打来的野兔肉,你尝尝吧。”曹醉吃了一口,连声说,; v# [2 ~7 O3 w/ Z) X
"好吃好吃!”他正吃得津津有味呢,曹操接着说了一句话,让曹醉吓得酒也醒了, 主动招供了害死新郎的真相。
* G4 {4 {$ H4 I1 F% m+ C曹操说了哪一句话,让曹醉自己认罪了呢?
/ I+ a3 d  `( [# R! T7 n5 ?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05:16
—瓮马蹄金
& U: B4 O( e% P( Y+ b! M唐朝的时候,凤翔有一个叫宋仁的农民,在田里耕地时,挖出了一个小口大 肚子的瓮。他好奇地打开盖子一看,里面竟是满满一瓮金光灿灿的马蹄金。
) p5 h/ F4 o) _' V6 K$ r/ H“快来看哪,哥哥!”
- q0 K+ i9 R- U# Y: F宋仁的哥哥宋光听见弟弟的喊声,忙跑了过来。当他看见弟弟挖出了一瓮马蹄 金时,惊喜得脸上泛起了红光:“太好啦,该咱穷哥俩时来运转了!走,抬回去!”
, g- B1 r6 [6 z' n4 \* s
; r( E' k5 F( B& p- x
9 X# t& [, p) ?  K0 v0 G“这可不行。”宋仁拦住了宋光,说道,“这满满一瓮马蹄金不知是谁家祖先留 下的,咱们私自留下,那是要犯罪的。”/ ]5 c/ S/ Q* i* r- @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1 a  I* _% y. Q; v
"我看咱们应该马上抬到县衙去。”2 t: N- H, X9 G8 b# ~0 ^3 y7 y' ^
“抬到县衙去?”宋光看着这迷人的马蹄金,真有点舍不得。他眼珠一转,说 道,“还是弟弟说得对,是应该给县令送去,反正外财也改变不了咱这穷酸命。不 过,我看应该先去个人给县令禀报一声,县令让咱们怎样处理咱再怎样处理。”
; C$ N: f0 Q! X- [“好,我这就去县衙,哥哥可要看好大瓮啊!”
$ ?& R# z% z0 k/ c0 i; ~& _$ ]“放心吧,我一定看好它,你快去快回!”0 U! C- p' W4 ^  q6 b
宋仁快步来到了县衙。县令听说宋家哥俩在地里挖出了一个装着马蹄金的大 瓮,又是惊奇又是高兴,忙派一个衙役随宋仁去取大瓮。
- v0 n* d7 d- `  j' c" Q! ~宋仁领衙役来到地头,只见宋光在烈日下汗流決背地坐在那里看守着大瓮。 衙役让宋家哥俩用绳子套好,穿根扁担,把大瓮抬到了县衙。
" C2 n7 E+ E1 q1 L县令打开瓮盖一看,果然是满满一瓮马蹄金,高兴地对宋家兄弟说:“你们拾 金不昧很令人敬佩,本官要呈报都督府,重赏你们!你们先回去吧。”
  Q; m8 t; G  R! C( |& A宋家兄弟二人离开县衙后,县令感到这瓮马蹄金实在太贵重,唯恐库吏大意 出错,便命人把大瓮暂时抬到了自己的住室。+ s9 t5 B9 b1 U  y9 U
第二天,县令派人把挖出一瓮马蹄金的事报告了凤翔太守李勉。李勉接到报 告,当即派了一个府吏前来验收马蹄金。县令请府吏坐在大堂上,命人从自已的 住室里将大瓮抬出来,放在堂上当众开验。谁知,把大瓮打开一看,满座皆惊:瓮 里面哪还有什么马蹄金,已经变成了满满一瓮土块。府吏顿时心中生疑,铁青着 脸问道:1 R- Y$ d  d. I7 E8 O
“这里面的马蹄金呢?”
$ d& A4 S3 Q" g  u( P“这……”* a6 u- h: l. k3 n
“这什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土块换走马蹄金,该当何罪?”
6 Z+ [9 s( Y3 T  D"卑职实在是冤枉,昨天那瓮里面明明装的是马蹄金,可不知为什么……”
, h- k* m3 ]8 J7 f8 J/ G3 @: p% Z“简直是一派胡言,如不从实招来,定要报告太守,从重论处。”
8 D( A0 S# E+ g. x; V县令有口难辩,看着那瓮里的土块,心想,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纵使你有 100张口,还能把土块说成马蹄金?唉,认了吧!想到这里,县令说道:“我招,那 马蹄金是被我偷换了。”$ K/ P- `# z  Z" r
“哼,果然如此,马蹄金被你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府吏鄙夷地盯视着县令。
/ o( l3 Q- h5 \“藏……藏到了粪堆下面。”, T/ B% n  Q2 A/ [9 A, r
“把粪堆给我扒开!”7 e, e0 \& M/ d8 G

4 ?! I# h% \  K  g3 k1 h
/ K: ~) Z$ f/ f3 L府吏一声令下,粪堆被机开了,可是并没有找到马蹄金。府吏一怒之下,让 人把县令绑上押回到府里,交给太守李勉亲自来处理。
( F& z1 w* Z! R这天,李勉把幕宾袁滋招来,征求他对此案的意见,只见袁滋思忖了一会儿, 对李勉说道:0 v3 D+ g  A6 d5 C9 H1 o
"县令要是真想贪赃,就不会把此事上报给您,现在他承认马蹄金被自己藏起 来了,可是找不到马蹄金,这简直不合情理,此案一定另有文章。”6 o5 O* c+ \: k( [, q% O
李勉本来对这件事也有怀疑,听袁滋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便让袁滋重 新审理此案。& N1 _5 L" B0 X9 Q( I
袁滋向县令详细询问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当他听说大瓮是两个农夫抬来的时 候,心里顿时想出了一个主意。一经试验,果然证明这瓮马蹄金是被宋光换走了。 于是,将宋光抓到公堂,重责了 40大板。
: Z1 h! |) t$ c. W原来,宋光见宋仁挖出了一瓮马蹄金,便起了贪心。他借让宋仁报吿县令的 机会,把马蹄金换成了土块,只在瓮口上留下了几锭。县令看见的就是那上面的 几锭。可是,县令让宋家兄弟把大瓮抬到自己的住室后,宋光又趁人不注意把土 块上面的那几锭马蹄金也偷走了。
9 N$ i; n, N% \# _- B9 [袁滋是怎样知道马蹄金被宋光愉换走的呢?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06:22
拼贴的诬告信
* R) O4 ^& Q1 C# l唐睿宗李旦做皇帝的时候,实际上是太后武则天掌权。徐敬业等一些朝臣反 对武后临朝参政,在扬州树起了大旗,要武后下台。武则天大怒,杀死了徐敬业, 并铲除了徐敬业的余党。
# @" z. C; J/ W  u: P平息了扬州叛乱,武则天去掉了一块心病,心里很髙兴。可是这一天,湖州 佐史江琛叩见武则天,并呈递给她一封信。武则天打开信一看,吃惊不小,原来 是刺史裴光寄给徐敬业的一封反叛密信。武则天十分震惊,命人立即将裴光捉来 问罪。' j4 K# e- A+ v8 U- a. p6 e

( T& ~- J6 K# C$ [! X2 k) e2 [  }6 N  c& O6 K( W8 z3 |
裴光被捉到京城后,御史杨公对他进行了审问。( h! s: E, U1 m5 g( P1 H4 V* l1 x  h. \: R
杨公把那封信递到裴光面前问道:“这封信是你写的吗?”0 H: i4 T" Q; n3 _. C6 k5 W
裴光看了看信,感到很奇怪:“这信上的字确是我写的,可这信不是我写 的呀!”8 r1 M* A& \1 ~' c+ ?7 O
“这话怎样讲呢?真是笑话!”
6 `1 N4 s8 |/ h8 X“确实很奇怪,我也解释不通,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
  {5 P0 R) ]/ l" x. |+ @杨公把案情报知了武则天,武则天认为裴光是在狡辩,便换了御史李公再审 裴光。可是李公审过后,结果依然。武则天又让御史齐公去审,也是如此。这时, 有人对武则天推荐说,尚书张楚玺很会办案,可让他去审理此案。武则天便立即 召见了张楚奎,命他迅速把案件审清。8 u+ a5 s5 @7 R; F8 A  k3 Q
张楚玺受理此案后,査阅了案卷,也感到很奇怪。他想,如果认定这封信是 伪造的,可是裴光却承认信上的字是自己写的;如果认定这真是裴光写的反叛密 信,可他又不承认,而且再找不出任何证据。张楚玺反复琢磨,也猜不出这其中 的奥妙。$ ~7 A* A- ~' W2 q8 Z- G: F5 C
转眼io天过去了,张楚玺怕武则天因案件未査清怪罪下来,心急如焚,坐卧 不安。这天夜里,他分析案情,又是一宿未合眼,直到东方渐亮,才迷迷糊糊地 睡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醒来睁开眼睛一看,已经中午了。他感到浑身很疲 乏不想起床,又从枕边拿起那封反叛密信思考起来。忽然,他发现信上面出现了 一小块一小块的暗影。他很奇怪,忙把信对正了阳光,仔细一看,惊喜得差点叫 出声来。原来,信在阳光的投射下,凡是有字的地方,纸色都比较深:无字的地 方,纸色都比较浅。张楚奎断定,这封反叛密信一定是伪造的。
0 {  p: n1 s8 ?; q8 W+ ]" i当天,张楚奎把被吿裴光和原告都传到府上,重新审案。张楚玺问裴光时, 裴光回答得如前日一样。随后,张楚玺又转向江琛说道,“此案我已经完全査 清,现在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告裴光谋反,如若被查实是诬告的话,后果你自 然清楚: U4 j6 }# r( O: `# x4 C2 T
江琛犹豫了一下,答道:“卑职掲发叛贼是为国尽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望大人明察!”
' \# y) E, H# k9 g# o“嘿嘿!”张楚玺冷笑两声,然后厉声说道,"卑鄙小人,伪造密信诬陷无辜, 却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还不从实招来!”
9 W( C& G6 A& [! a) T2 O“大人,卑职冤枉!”江琛“扑通” 一声跪在地上。
- {5 o; r/ O$ d- F2 _6 Z张楚玺气愤地说:“冤枉?我给你当场验明这封伪造信!”9 [* s, P. T+ M9 {
在事实面前,江琛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只得如实交代了诬吿裴光的罪# ~% @+ k( f$ |/ z2 \1 X% ?% M

0 t0 j- }6 n5 l" P  W. |0 t3 F3 V' M3 j1 ~4 P; @8 {4 W
行。原来,江琛平日与裴光不和,但裴光是他的上司,又没有办法整治他。徐敬 业被杀后,江琛看准了这是个诬陷裴光的好机会,于是,他让心腹人偷来了一些 裴光的书信,并请来一个粘补技术很高的工匠,剪下上面的字,拼贴成了这封反 叛密信。
$ [$ ~' O0 X, [# r9 w: |- P张楚奎把案情呈报武则天后,武则天下诏将江琛斩首示众。
' @$ _( \& X7 {* K( P, z. y张楚奎是怎样验明伪造信的呢?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25:39
镰刀上的证据
2 @- v' |8 \) x  F  z# D3 A3 R) F一天,西平村的一个青年农民挑着两只水桶往山里走去。因为多日无雨,田 里缺水,他想到那个刚刚被发现的泉眼边再接两桶山泉水。
! d# k- G* |+ u  F1 {走着走着,他忽然发现前面不远的山道边上躺着一个人。近前一看,不由地 惊叫起来,调头就往回跑。原来,他看见地上那个人的脑袋都被砍烂了。( R6 z+ Y! ~7 [& D" }1 z
案子很快被报知了官府,胡县令亲自带了几名衙役来到了案发现场。胡县令 发现这里很僻静,是强盗经常出没的地方,便估计很可能是强盗谋财害命,可是, 当他检查完死者的衣物时,又发觉不对。因为死者的衣物都在,而且身上还带着 30两银子。* m/ ^  Z8 C' H& F% h
“若是强盗所为,哪能把银子留下呢?”胡县令一边想,一边继续检査死者 身上的伤痕。当他发现死者身上有十几处镰刀伤时,心里明白了: “这是一起仇 杀案。”
, N9 g, y; k: I2 S* O8 Y胡县令把死者的妻子叫到跟前问道:“你丈夫生前跟谁结仇最深?”
7 ~: Y0 {+ I; d: X" a8 M死者的妻子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听了胡县令的问话,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9 r  i2 ?( I; |5 S7 R% t5 [“不要急,好好想一想,你丈夫生前跟谁积有怨恨吗?”胡县令又语气平缓地 问道。
% v: T* P8 u7 k) U- G- E2 t9 _死者的妻子抹了把眼泪,答道:“我丈夫平素与人从没争吵过,没有什么仇人。”: q( W' A% t0 y$ K
, l' R3 v0 s2 x  v. A

, i( i. K- \0 O* {% l“你再想想,能不能因为别的原因? ”胡县令仍然希望被害人的妻子能提供点 对破案有价值的情况。; V: E' v. J7 }0 j/ u6 {1 o
死者的妻子又想了片刻,还是摇头。# N5 W: D- g6 ~* g, _" g
"好了,想不出来也无妨,我自有办法查明案情!”胡县令说着就要走。就在 这时,死者的妻子忽然想起什么,说道:
: i6 \+ \2 `5 H“大人,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丈夫找村子里的武明子结账,他没带银子来, 我丈夫曾限期让他把欠的银子还清。”
' C( ~/ ?' M4 l( J% d* L“噢,武明子。”胡县令暗自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又对衙役吩咐道,“速去村 里传我的话,让各家各户立即把各自的镰刀都送到这里来,如若发现有隐藏者,一 旦被查出,便按杀人凶手论罪惩处!”
- A5 w3 i* {+ A" _* ~; Z; w衙役去村子里把人们都集合到一起,宣读了胡县令的命令。村里的人没有敢 不服从的,都拎着自家的镰刀来到了案发现场。, E3 p& L. Y+ C) V
七八十把镰刀,在地上排了一长趟。胡县令并不急于检验,等了片刻,才走 近那些镰刀跟前,一个一个地看起来。忽然,他指着一把镰刀问道:( Y1 G: l6 a% D9 u4 d
“这是谁的镰刀?”. u* S0 j! Y5 }
"大人,是我的。”
. u7 r5 l: M8 i0 \5 V  R" }“你叫什么名字?”
: C- d$ f- s! Z; U“小人叫武明子。"
: J1 \9 S/ f1 O. ]7 q: j"与我拿下这个杀人凶犯!”; y8 u8 R5 [( V8 D  I. a
“冤枉啊,大人!”5 |; ~6 {) z; j9 i- t( N
不管武明子怎样喊冤,几个衙役还是上前七手八脚把他捆了个结实。
7 D1 n" a2 s: c0 ?8 b这时,胡县令才冷冷地说道:“让他去看看那把镰刀,看他还喊冤吗?”
) j7 S- C  z5 Z2 `/ Z两个衙役把武明子推到了那把镰刀前,他看过之后,果然不再喊冤了,并如 实交代了杀人的经过。
$ ~  e* g4 l/ a8 h( [胡县令根据什么认定武明子是杀人凶手的呢?; h& q$ ~( M4 T* a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26:51
县令验伤' ?6 I  N9 Z  o0 n- {) F$ k; r
从前,有一个叫胡昆的恶棍,经常无事生非,打架作恶,连县令也不敢管他。' w3 l, h  Y7 P! }8 I$ q8 K
一天,他又把一个叫柳生的人打了。柳生吿到了县衙。恰巧这时前任县令因 贪污被革职了,新任县令李南公受理了此案。他査明情况后,派人把胡昆抓到了 县衙,重责40大板,并罚他给柳生20两银子作为赔偿。
; r6 G; V6 R! z: y: Y9 F胡昆回到家里后,气得几天吃不下饭。他从没受过这个气,发狠心要报仇。+ _: W& W7 G1 u0 b2 {3 i
这天,他把心腹人申会叫到跟前,商量怎样才能报仇。申会鬼点子很多,只 见他的鼠眼转了几转,便想出了一个坏主意。他对胡昆一说,胡昆脸上露出了阴 险的笑容。5 G' V. I# [) f6 d' M# t
几天后,胡昆又找连把柳生打了。这次比上次打得更重,柳生身上青一块,紫 一块,痛苦不堪。他被人搀扶着又来到县衙吿状。
# G, I2 Y/ n" X2 J6 i7 `! [) O0 v" e4 y/ ^: I
( i) Q) i" G( |1 D% K% b0 r
李南公听柳生哭诉了被打的经过后,不禁大怒,命人立即把胡昆抓来。2 J% v# ]3 t3 J3 X/ Q# i
不一会儿,胡昆来了,但不是被抓来的,而是被抬来的。只见他哼哼呀呀,在 担架上疼得乱滚。" D7 I$ h, O' Y$ z2 t
李南公上前一看,不禁一怔。只见胡昆身上的伤比柳生还重,浑身也是青一 块,紫一块,儿乎没有一块好地方。+ [5 A" t  `% n; {9 r, n
这是怎么回事呢?李南公沉思了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走到柳生 跟前,轻轻摸了摸伤处,又走到胡昆跟前,也轻轻摸了摸伤处,然后说道:
6 n' R  @% ~& {7 _5 k4 ]7 d2 N2 `“大胆胡昆,今日作恶不算,还想蒙骗本官,与我再打40大板。”6 `) Z( O- M7 h2 |( z4 W# t
于是,胡昆又挨了 40大板。打完后,李南公又问道:"还不从实招来。”7 a% }: Q) ?% n% x$ B! o8 K
“我说,我说……”胡昆怕再挨打,只得如实交代了假造伤痕的经过。
0 O, x( j, I, I原来,南方有一种据柳树,用这种树的叶子涂擦皮肤,皮肤就会出现青红的 颜色,特别像殴打的伤痕。若是剥下树皮横放在身上,然后再用火烧热烫烫皮肤, 就会出现和棒伤一样的痕迹。这些假造的伤痕和真伤十分相像,就是用水洗都洗 不掉。那天,申会给胡昆出的就是这个主意。他们把柳生打伤后,急忙回家用据 柳树的叶和皮假造了伤痕。
+ H2 P! F# X" u& @3 H* V$ i. E李南公是怎样检验出胡昆假造伤痕的呢?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27:53
宣统二年的借据
4 {, `; c0 m& d" {8 i; i夏淳海是梅县的县令,一天,他刚坐到大堂之上,衙役就递给他一个诉状,他 展开诉状一看,见控告人名叫王福,控告翁子明拖欠债务不还,并在诉状的后面 附上了借据一张,上写:& M6 j& T6 O  }1 @5 \8 _

/ c5 c3 t1 \' ~- ?; V
, K! K& g  ]- F- N! c; _“宣统二年六月三十日,向王福借银500两整。翁子明。”
3 s! |' |5 X  t- p+ W夏淳海立即差人把王福和翁子明传到了堂上。他把两个人审视一番,开口问 王福:
) l2 h/ f  Q+ ]2 I“翁子明借银500两不还,确有其事吗?”- d0 H3 K+ ?" }3 s' P8 S6 p
“小人不敢撒谎,确实借给了翁子明500两银子!”
3 a: B& v& D: w8 a1 u夏淳海又问翁子明:“瞧你貌似正人君子,为什么借债不还?”9 ~/ d7 g8 K8 s* j/ u
翁子明竭力申辩道:“小人从未向他借过银子,请大人明察。”. z) M  ]* _; [6 r# T, H6 a
“住嘴,你还敢抵赖!”夏淳海厉声吼道,“你看,这里有借据一张为证。”
4 b; {. }+ K% U  e' ~) T9 G夏淳海把借据拿到翁子明面前让他细看。翁子明左右看了几眼,喊道:“冤枉 啊,小人根本没写过这样的借据,这是假的!”8 N$ Y4 z9 H! K( a+ i% ~
“假的?”夏淳海轻蔑地看了翁子明一眼,说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好吧,我让你自己写出个证据来,如果字迹相同,我看你还有什么说的。”夏淳海 说完,拿过纸笔,自己念一句,让翁子明写一句。: l2 }- M- j" X7 X9 x/ G
“宣统二年六月三十日……”1 z1 X: d3 S8 \( C- `. ?0 X
夏淳海念完,翁子明写毕。夏淳海拿着写好的纸条和借据上的字一对照,字 迹竟然一模一样。7 Y) ?4 K. N( M( x
翁子明暗自叫苦不迭,感到再争辩也无济于事,只得承认了过错,答应立即 偿还所欠银两。+ y. G' ~. B0 O/ T( }* N' @0 s4 H. P
那个王福站在一旁高兴得差点儿乐出声来。他暗自笑道:“遇着这样糊涂官, 该着我王福发财……”
% }5 N% r+ ?% }1 e& ~2 Y3 ~# N% e; a0 F可是,王福髙兴得早了点,就在夏淳海正要结案判决的时候,太史杨公忽然 来到了县衙门。他见夏淳海拿着一个诉状正要宣判,就要过来诉状,想要看个究 竟。他看完之后抬起头对夏淳海说道:“这借据是假的!”夏淳海很是惊讶,忙问 道:“您怎么知道这借据是假的?”
9 c! v* O! u' ^8 |/ G6 Z2 B  }: J( Y杨公如此这般一说,夏淳海明白了,追问王福,他面红耳赤,终于交代了真 情。原来,王福花100两银子买通了善于冒充别人笔迹的师爷魏财,并让魏财摹 仿翁子明的笔迹写下了这张假借据,企图诈骗翁子明的银子。但是没想到假借据 却被太史杨公一眼t只破了。/ @3 \- y9 Z+ g3 K; s
太史杨公从什么地方看出来了这张借据是假的呢?# I) u, x8 N/ j. t4 c: q$ J3 V

举报

正式探长

UID
24535
学分
2376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2088 ℃
资料
0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96 元
推理积分
0 分
飞蛾而去 2019-2-4 11:29:16
神秘的电文
4 R) `4 l0 {: ~5 ?; `" f一天早晨,南方某市公安局正在值班的缉私民警王方截获了一份神秘的电报。 上面的内容为:“朝,货已办妥,火车站交接。”
8 X) U/ {9 S( K! |) }8 h5 B5 `王方马上就将电报交给了处长李立。李立接过电报看了一遍,认定一定是上 次交易未成功的毒品走私残余人员再次进行秘密交易的电文。李立立刻就进行了 部署,决心要把这伙毒贩子一网打尽。! `, m1 G: w6 H' e
这时,王方拿过电文,一边看着,一边有些犯难的说道:“李处长,我看我们 还是不容易抓到这伙毒贩子,你看,这份电文只有接货地址,没有接货的具体时 间,我们的破案可就无从下手呀!”
6 `( w. }4 o7 C  e7 S听到王方的话,另一位民警也接过话头说道:“王方说的对,我们的确无从下 手,可我们又得破这个案,我看我们只有把全市可能进行毒品交易的地方全都进 行秘密监视,哪里有动静就在哪里行动!”
" a3 y0 H8 g0 [% j6 v6 a5 i; D“你说的话,更是不可能,我们有多少民警,再说,这不是大海捞针吗?"一 位民警说道。
4 g( ~4 z" _& k4 N% J, K“我看你们就不要争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处长开口说话了,“其实这份电, ?. m2 V: \' X" r& W5 d+ I
9 U$ I7 q- p3 R- s0 _9 U* P9 H

2 }  g- X$ r1 a+ G8 Z文,已经明明白白地吿诉了我们交易的时间。”
$ q; F. ?: w/ j# X+ }& X很快,根据李立处长的安排,这伙毒贩子全都成了民警们的阶下囚。 你知道李立处长是如何破译这份电文的吗?) `, i+ V$ m; n

3 I3 V7 a$ @/ `5 I% P7 d

举报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飞蛾而去

正式探长

  • 主题

    96

  • 帖子

    2184

  • 关注者

    2

TA的新帖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4   黔ICP备15000890号-6